240 发简信
  • 北京的冬天,太苍了。 不好说是苍白还是苍凉,总之是干冷的。也不好说是冷清或者冷漠,因为“清”至少还有几分水的湿气——这里没有;它也是有温情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