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将军

    将军 又喝高了 他重复他的自由 大家们的‘遗留’是他举起的大剑 语言是新鲜伤口上不断冒出的血浆 粘稠 连那种红色也抑制不住 夜深的演讲最难保温 ...

  • 三行—风筝

    风筝 一月的北国我放飞了一只风筝 怕它翅膀湿透跌落在南国的烟雨中 就拉断了线,托付给云端的你 — 三途

  • 下雨天

    下雨了,我将书桌移到窗前没有深意,只是停电了,想借点儿光。摊开桌上那本只看了几页的三毛,不毛之地撒哈拉就陡然迸进眼帘。那漫目的黄沙,像极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