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毕业那年 你哭过吗?

    准备跑步的时候看到了这条推送 然后找到一个灯光打不到的地方坐下慢慢敲下这些字 中考失利 分数只能踏进想去的学校却踏不进想去的班级 在做二期修复的...

  • Not A Story

    下午六点零三 低烧三十七度八 全身关节痛 痛到需要咬牙的那种 身上一阵冷一阵热 我也从未如此想家 晚上还有实验课 实验课结束还有会要开 前两天还...

  • 春娇 志明--爱情的样子

    开场前去买了薯条和可乐,坐下五分钟后我以为我走错了场,默默打开手机查了电影信息然后继续看下去。 我不知道标题应该在春娇和志明中间加什么,有春娇与...

  • 姥说--你是否也有一个再也打不通的电话

    我从未意识到二十一岁是怎样的一个年龄,直到一月十三号,我从众多颜色鲜艳的衣服里,把裸色的衣服装进行李箱,换上了黑色的毛衣和灰色的裙子,挤进了回...

  • Bad me

    这周的心理课做了一个人格测验 虽然已经预料到结果是怎么样的但是出来的那一瞬间还是不舒服 自知性格怪异我也无能为力 有时候神经起来开心得想上天有时...

  • Story Eleven

    凌晨零点零四分 其实在ten和eleven中间还有一个类似于影评的故事 它现在以雏形躺在我的草稿箱里 想讲的太多太杂 我需要一个很长很长的时间慢...

  • Story Ten

    中午十二点四十三分 我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希望你也是

  • Story Seven

    晚上十一点三十七分 寝室的破网一直在转圈圈 晚会彩排十点半提前走 十五分钟走回寝室 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描述晚会 但是我觉得我会一直记得它 像记着...

  • Story Six

    早晨九点二十五分 应该是上午? 下着毛毛细雨 不仔细感觉发现不了的那种 比刚到这个城市时下的雨小一点 扁桃体肿大到二度 是得受了多少的委屈才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