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的归属权

    文/于尔墨 如果所有的努力 都是顺其自然 都是顺势而为 会有什么? 什么都会有 什么都得不到 你或许啊猜到了 一段往来的剥削 或者, 一场情感的...

  • 房间

    文/于尔墨 没有门 也没有窗 没有墙壁 也没有地板 没有天花板 更没有一砖一瓦 好像什么都没有 空空荡荡 却塞得满满当当 透不过气 他似乎想要出...

  • 清清澈澈地流过

    文/于尔墨 什么都出现 什么都消失 在轮回里挣扎 往日的躯体步履蹒跚 来日的幽灵失魂落魄 糊里糊涂地斤斤计较 左左右右地晃啊晃啊 天黑黑的 盖不...

  • 冥冥已有的裂痕

    文/扭发条鸟决定的事 她用起了自己原本的角色 仅仅需要避开旁人/栖息在爱的人身边 她淡淡地蘸着脸盆里香腻的水 梳顺那一夜之间/心绪散发或者逃她而...

  • 久远,许是一些梦

    文/扭发条鸟决定的事 很多的故事在那里陈列 像是被遗忘的/也没人会珍视的书 不精彩的灰尘沾满了文字和轮廓 在那之后/可能有很深烈的情感 在那之前...

  • 当维生素B离开我

    文/扭发条鸟决定的事 脱下白色内裤时 我看见了松紧带处布料染上了黄渍 那普通而让人反感的色彩 来源自我的身体 被夏天催发着离开 从汗水的运载到最...

  • 夜鸥的法语时态

    文/扭发条鸟决定的事 如何去开口呢? 如何去了解你关于我… 我没有眼泪了啊! 那代表我无法再让你可怜… 就那样说吧—— 你空闲的时候, 是否有将...

  • 床下的触角

    文/扭发条鸟决定的事 他决定写一些无意义的文字 从床下写起 他记得那些黑夜 那些睡过一两次的宾馆 或者家里的床 幻想什么可怕的东西在那里吧 不过...

  • 六月的呓语

    文/扭发条鸟决定的事 什么在呓语呢 闪烁着的那些星星呢 啤酒呢,花生呢,音乐呢,电影呢… 黄昏失去了清醒 所以多睡了一会 睡到轮到黑夜把他叫醒 ...

个人介绍
他们仅仅站在那儿,手足无措却不放弃,直到脑子里灵光闪现,最终得到启示,突然他们意识到,既没有上帝也没有神,突然他们发现,世间不存在好坏,他们不得不去理解去接受,但他们没能力去理解,他们只是相信并接受它,看见并默许,如此一来,他们自己就不存在了——《都灵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