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表白

    骤雨初晴,阳光淡淡的,没有一丝风。马路上干的湿的纠缠在一起,含混不清。我摇摆着双手慢腾腾地走,眼睛却四处费了劲地瞅。 我想要贪婪一些,将更多的东...

    2.0 298 3 13
  • 兄弟,我们什么时候再吃一顿斑鸠肉(三)

    电子厂的流水线非常枯燥,工资也少得可怜,时不时还没活干。可里面的修理工是记件的,有不良品就修,没有就下班,非常自由。他们还能到处走动,玩玩耍耍,...

  • 你若芬芳,自有人恋

    每一朵花的盛开,都会有人看见。你要相信,即使再卑微的花,也能够以自己的鲜艳,托起一片春天。苔花如米小,尚能学牡丹。 每一次疼痛的呐喊,告别的只会...

    1.3 294 4 13
  • 兄弟,我们什么时候再吃一顿斑鸠肉(二)

    再后来,我上了高中,他们几个全都辍学了。他们依旧像先前一样到处跑,但毕竟长大了,开始有了些收敛,也帮家里干一些农活。 老左的铁手又发挥了作用,左...

    2.2 243 3 12
  • 兄弟,我们什么时候再吃一顿斑鸠肉(一)

    老左离婚了,是他亲口跟我说的。我说他完全是冇么事做的,瞎奔命折腾。他弹了弹手头一两公分长的烟灰,猛然扬起手,做了一个砍的姿势,“兄弟我也是没办法...

  • 乡人小记之搞不赢

    以前穷,总吃不饱,哈二家尤甚。 逢年过节走亲戚,有点好吃的,哈二犹如饿狼,吃相不堪。 一次吃酒席,哈大怕哈二出洋相,惹人笑话,事先与他约定,哈大...

    6.6 364 6 13
  • 那个时候,村庄是矮矮的,胖胖的,灰头土脸像个乡巴佬。水塘的水是满满的,无论什么东西落入里面,都有一个清亮亮的影子。天空尽是大团的云彩和一柱柱的炊...

  • 有一种情,在心中永远永远

    年岁渐长,脚步渐怠,与从前的朋友要么隔山阻水,要么俗事牵绊,已经慢慢疏淡。但每年过年,我总要抽空去他家一下,并不是特别看重那种礼节,只是为了问候...

    3.4 298 4 12
  • 钓鱼

    天气渐热,气温升高,鱼儿也活跃开来。门口的大水塘边,在那些柳荫里,钓鱼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儿子的性格像我,不太喜欢大吵大闹,每天做做作业,玩玩手...

个人介绍
首发公号:别山举水,微信:bieshanjushui。美篇签约作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个人散文集《人生处处,总有相思凋碧树》已经上市,需要签名版的,微信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