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03

    喜欢那杯盏中漂浮的茶叶,有着浸透人心的美。于世事沧海间,何止一杯盏中茶叶的美,更有着万事万物,我们所熟悉、我们所陌生的一切,都与我们相遇或相逢,...

  • 2018-02-02

    窗外,依旧是一个银白的世界,一个人在屋子里,听雪细细的下着,烹雪煮茶,别有一番滋味。这个冬天,因了干燥少雪,一直咳嗽不止,你说,有了雪,空气就温...

  • 2018-02-01

    雪,轻轻落下,在掌心上开出一朵白梅。感知寒冰的温度,聆听雪花的呢喃,依偎吹拂的花香。柔情的指尖下,千般妩媚万缕多情。繁华落尽时,剪一段缱绻的诗篇...

  • 2018-01-31

    春雨茫茫,春风荡漾。春天里的女子,像水一样柔软,像水一样透明,像水一样清凉,像水一样抽刀断水水不停,像水一样有着蜿蜒辗转的情怀,像水一样流淌着绵...

  • 2018-01-30

    箫声起,幽幽怨怨,一种相思裹挟而来。这种思念也许是来自恋人,也许来自离乡的游子,不管是哪种,都是千回百转的心境。红尘之事,情关最是难过。谁惹了谁...

  • 2018-01-29

    悠远,禅意的曲子,似乎不需人来吟唱,一管箫、一张古筝、一支笛,一些配乐就能奏出天下至纯至净的旋律。听曲的时候,最好是熄了灯,闭上眼,坐在小窗前。...

  • 2018-01-26

    再次提笔,显得生疏,好一段时间没这么平静的诉说心中的那丝不值一提的种种。貌似已不是一个人问我怎么不继续写下去。我笑笑说,写啥呀,心中的那种波澜早...

  • 2018-01-25

    沉睡的记忆在岁月的枝条上晃荡,又是一度樱花开。沧源阿佤山的樱花就绽放在最冷的小寒节,窗外有棵上了年岁的樱花树,开满了一朵朵粉色的樱花,心型的花瓣...

  • 2018-01-24

    曾经,总喜欢在一首喜爱的歌里反反复复的倾听,总以为里面的歌词是遥远的曲调,却不想,再次听起,却早已是曲中人,生活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流年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