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于是曰:凰骨吟

    凰自远游,终不还,恰似东南自枝挂。 鬓侧霜,抚琴调乱,提笔自风华。 南江北,一夜苦等,风雨罢,再不曾踏。 凤凰台上凤曾游,万里哀哭,自哗。 锦卧...

个人介绍
我不过是个说书人,
一切的一切,
最终都要赋予我,
可又怎知,
平生不懂相思,
才名相思,
便害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