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冬天是可以被原谅的

    至少对我而言,一场瘦瘦的雪 可以凸显黑的枝桠 的坚硬 对风而言,寒冷不过是借口 可以蜷缩在梦里 不醒来 我说,冬天是可以原谅的...

  • 大雪

    遥想一场大雪 一次琼飞玉碎的狂野 从黄昏,到另一个黄昏。铺天盖地 从天空,到大地,两皆茫茫 千山万径都找不到出口啊 惟有北风天上来 惟有寒冷裹挟...

  • 冬至

    最长的黑夜与最长的白昼 我在中间,在你看不到的午后 和隐隐约约的阳光 和飞舞的银杏叶 等茶花绽开 等冬至。 等风来呀,那是新春的呼吸 是最冷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