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我听到了收音机里的一霎叹息

    水仙花迎水泽开,倒不是似人上穹顶难识变数,我哭,我悔,我恼,我愧……人心似浮萍,本无意随风逐流。 这时间到底流行什么,我不懂,我在此间追求什么,...

  • 心念如花,静静开放

    几朵初绽的小花在微风中摇曳着,那淡淡的紫色是花园里别致的颜色,那是我喜欢的色彩,不娇娆,不魅惑,素素的,以一袭淡雅润开着一季。记忆的梗上,谁不有...

  • 法治与人治

    我们每个人的价值体现本质上都是由我们的敌人来牵头,由我们的朋友来表态,最终是要由我们的情人来给出定论。我们不太相信朋友的表态,更不会相信敌人不会...

  • 头发的纠结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人们经常责怪青春年少的萌动无知,但又怀念韶华易逝,感叹“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很多人纠结在过去的回忆里,叹息...

  • 美术理论

    迄今为止,我没见过哪个画画的人通过学习美术理论而创作出过杰作的。美术理论的确培养出了无数画匠,美术批评也是批量生产画匠的主要因素之一。但不论是美...

  • 培根,读书

    读书可以作为消遣,可以作为装饰,也可以增长才干。 孤独寂寞时,阅读可以消遣。高谈阔论时,知识可供装饰。处世行事时,知识意味着才干。懂得事务因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