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靠意志过活

    8月的第一天,我发现了我人生第一根白头发。 我仿佛听到了它变白时的声音。随着某个时刻我脑袋里的某个想法,「嘣」地一声,从发根白到发尾,干脆而扎眼...

  • 幻想与现实的路

    小时候总觉得芝麻大点的事都是天大的事,长大后,就算天大的事也得装作是芝麻大点的事一样若无其事。所谓的成人,大概就是故装镇定地走过自己生命的每一天...

  • 那些青春的梦想

    不论什么时候,「梦想」似乎总是个能让人热血沸腾的词汇。 说起来也很神奇,很多人如我,其实明明也没有很多音乐方面的天赋,但还是忍不住在一次次看别人...

  • 愿大家都安好就好。

    惊闻朋友做手术,又一番感慨万千。 要说小寒是个美女,应该没有人会反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吹弹可破的皮肤,高度适中的好身材。最可贵的,是在这样好的先...

  • 谁为谁骄傲

    砖红色的质感,有规律地镶嵌在整洁的白色腻子墙上。几座靓丽的五层建筑楼安静又自信地排列在那,间错地用着露天天桥连接着,整齐划一又不失风格。 在它们...

  • 由追星想开来去

    在一年之前的过去二十几年,我从没想过这辈子我会跟「追星」二字有半毛钱关系。 甚至,在那个青雉的年月里,我还曾鄙视过追星族。他们买着学校门口的明星...

  • 记来深十九天

    一个人来到一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城市时,小梵没有想过哭,充满了能量。 朋友不帮忙叉腰看大戏,好像当年母亲远远叉腰看着自己动手术一样,小梵没有想过哭,...

  • 记忆与梦的绑架

    <此篇中 他 为泛指> 记忆是捉弄人的剧本。而梦是记忆的帮凶。 明明没有想到他,却可以梦到他,因为已经梦到他,记忆又加深了一刻更难遗忘。 常常会...

  • 广电总局的多次慰问

    又惊闻,广电总局规定在重要时期不能播娱乐性电视剧。不知是真是假,但不免深深感慨,它最近是不是发病有点过于频繁了? 什么叫电视剧,整个影视行业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