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来深十九天

一个人来到一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城市时,小梵没有想过哭,充满了能量。

朋友不帮忙叉腰看大戏,好像当年母亲远远叉腰看着自己动手术一样,小梵没有想过哭,只是自嘲一笑。

从电脑卖不了到突然装不进箱子全部计划破灭,再到被海关抓到交税,小梵没有想过哭,还觉得挺有趣。

一个人拽着三个行李箱一步步艰难前行时,小梵没有想过哭,只是流了很多汗。

被陌生大叔夺命连环call可能充满危险时,小梵没有想过哭,只是备多了点戒心。

投出的简历石沉大海一遍遍修改不被认同时,小梵没有想过哭,坦然仿若预期。

家里突然来的消息可是无奈远水解不了近渴时,小梵没有想过哭,也只是有些绝望。

头痛到昏天暗地连出门买药都做不到却没有人能帮忙时,小梵没有想过哭,最多只是无奈。


小梵不是不想哭,是真的没想过。而在今天以前也没有想过,自己也没比别人坚强多少,只是软弱的点不一样。

故事之所以是故事,是会有「可是」出现的。所以,可是,当小梵跟那可恶的小生物面面相觑冒了半小时冷汗,好不容易把瞿大叔叫来了,他却只是把它赶走而没有打死。无奈却只能好言相送后,独自一人在房间里不禁嚎啕大哭。

「我不过去你怎么办,自己一个人一晚上不敢睡怎么办」

「一个人在那,又怕又不能解决问题又没有人可以找」

「就自己在那哭,什么都做不了,还是让你妈过去吧」

尽管小梵什么都没有说。


很好,对峙了半小时,哭了四小时,纠结了六个小时,一天就这么被你浪费掉了。

咕,肚子饿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