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红妆余罪:我是只金丝雀

    我叫叶兰心,三岁的时候,奶奶带我上街看花灯,我被人贩子用一串冰糖葫芦拐走,卖给了我现在的养父。 我的养父是一家酒吧的老板,小时候我只知道每天都有...

  • 120
    我叫陈胜,揭竿起义的陈胜。

    盛夏对于大部分男性牲口来说,无疑是最大饱眼福的时节!随着改革开放越来越彻底,小姑娘们的衣着在这个季节里也少的越来越干脆!黑色丝袜,仅到臀部位置的...

  • 120
    我在夜店当保安

    在夜店,只要有钱你就是大爷,没有把不到的妞儿。 我叫曹哲,今年23岁,在一家夜店做保安。 一个月3000来块钱的工资,对于既抽烟又喝酒的我来说,...

  • 120
    最强相师——断天下不平之事,品芸芸众生之相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叶枫从竹席上坐起身,夕阳从窗口中透了进来,洒在他清秀、傲气的脸上。他拾起枕边那本边角微微卷...

    0.2 290 1 4 1
  • 司机自述:深夜的末班车,你敢坐吗?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周围是漫无边际的黑暗,你是谁,为什么要和我说话,我又是谁,该如何回答你。 渐渐地,黑暗被光明替代,周围的事物在变得明朗...

  • 我被安排午夜送外卖,没想到差点把命送了……

    “咦,这工作很不错啊,每天上班一个小时,月薪一万,而且还包吃包住,做满两年还给配一辆十几万的车子,啧啧,看来我朱小帅的好日子即将就要来临了啊!”...

  • 120
    迫于生计,我进入火葬场吹尸体,那天工作我吹了一具美人尸,结果……

    答案是:基本没有。 现在是科技社会信息社会农村城市一体化,但,我今儿要说的是我打从毕业开始,就误入歧途而走上的邪路。 说是邪路,也不正确,总之,...

  • 这书简直堪称撩妹36计啊,不看活该单身

    在滨海这样的沿海城市生活,如果你没有房贷的压力,收入还不错的话,其实还是挺舒服的。 我是一个人,毕业以后就暂时留在了这座城市,没有女朋友,一人吃...

  • 被诬陷,被骂变态,我遭遇了什么样的校园暴力?

    我叫苟石,十六岁,家住东关镇。 我从没见过我爸,不过我听村里人说,我妈年轻的时候被人强暴了所以才有了我,而我那个所谓的“父亲”却消失无踪了,后来...

个人介绍
微信公众号:媚色书坊。所有小说均来源此处,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