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初二•花开

    是谁家的歌声 清水似的流 在焰火中,在新年的祥和里 我听,我听出了 年轻姑娘的心心相印 她的芳心,在每一个韵脚开花 嘿,谁是那个幸运的郎 得到她的青睐常伴身旁 咳,道一声祝愿...

  • 120
    初一•一一问安

    去年的阳光照到今年 我在拥抱你 — — 长在春天的每一株普通的植物 很久以前,你也一定长在 祖先的屋顶或坟前 为他们祈祷,在黑夜认真歌唱 现在,当生命又一次苏醒 你起身走向我...

  • 120
    母亲

    说到母亲的美 这些细长的植物 立刻放低身段 弯成母亲弓样的腰身 被时间浸泡的泥土 一直保留着从前的模样 哪怕母亲的鱼尾纹不断加深 它也能一眼认出 这些开花结果的植物 和外出打...

  • 120
    偏爱|荒原

    如果我是一匹野马 我应该奔跑 在渐露马蹄的荒原 在拐弯处 与一个女人撞身取暖 不,这世上还有太多偶然 我应该是风,是雨一样密集的箭 很多个我和同一个我 站在你的四面 把你的躲...

  • 120
    你也快乐

    抬头望天空 幸福都来了 眷恋的月色 百合花开在一双人身后 执手相看 诸般誓言不如余生相伴 磐石无转 情兮爱兮,得之我幸 邂逅你,是最美好的浪漫

  • 120
    明信片

    当我爱的时候 我就坐在路边,等你狭路相逢 当我爱的时候 我就伐芦苇作舟 我就天涯海角,漂洋过海来看你 当我爱 我就磨砚铺纸 我就保持与白纸黑字对峙的姿态 何以验证? 善终亦或是无情

  • 120
    三角梅

    多次梦见 它的光秃秃的枝和干 仿佛再无生还的余地 仿佛一切的绽开 只是为了枯萎 它巴望着五月 阳光熹微,花开花又谢

  • 120
    我的一颗乳牙埋在屋顶

    是风,是烟,还是雾? 轻轻袅袅地 不惹一丝尘泥便消逝 它是多么地自由! 不像一具尚存呼吸的躯体 被禁锢在方圆之地 我们苍白且无力 …… 时常想起 我那一颗埋落在屋顶的乳牙 是...

  • 120
    此刻即幸福

    在这个时候 野草被允许生长 我们嗅着花香,被赋予幸福 这个时候 雪水融化,稀疏的植物生根发芽 一切仍是原来的样子 我们在天空下静坐许久 在海拔一千米的山顶 相知相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