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杂思

    《我的阿勒泰》里有个故事,大概是叫做乡村舞会吧,前半段写的实在有些太琐碎了,是她去参加村里人婚礼的故事——秋天是一个多婚礼的季节,乡村的舞会就是...

  • 120
    归途

    写在前面: 这是大概两个多星期前的感受了,听着Paniless Destiny的曲子把它写了下来,曲子煽情,文字难免无可救药地走向了肉麻,但也许...

    0.1 28 0 1
  • 120
    雨中看展

    杭州的雨下了将近一个月,每天拉开窗帘,目极都是一片氤氲雾气,亦真亦幻,世界变成了茶盏上腾起的烟。 这是江南的雨,淅淅沥沥,是一副温柔和气的样子。...

    3.6 300 2 6 1
  • 120
    看展碎碎念

    去这个展会,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在首尔待了两三天了吧,当时正美滋滋地刷着ins,突然看到之前关注的一位水彩画家发文说会参加一个插画展会,一看...

  • 写于2018儿童节

    去苏州博物馆的时候,特展厅正在做曾小俊的展览,展厅墙外,白底黑字印写着画家为这场展览写的自序,彼时阳光正好,我靠在对面的墙上,细细品读。我从来没...

  • 曾小俊苏博展览自序

    很多缘,是儿时种下的因。 在一个放养时代,童年游戏不是以爱开始,捉一只蚂蚁捏到石阶上,举着放大镜,观察聚焦效应下的蚂蚁,疾走的蚂蚁开始趔趄,身体...

  • 120
    西湖捡漏之 放鹤亭

    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北宋有位诗人叫林和靖,经史百家,无不通晓,但一早悟出了自己不适合做官,便在西湖孤山北边盖了间茅草房,相地栽花,随时栽树,不过三...

  • 《语言的温度》之<>(未完)

    本译文仅 个人研习、欣赏预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权人的通知后,删除...

  • 120
    西兴

    我是沿着一条宽阔的柏油路走到西兴的,绕过一个小区,看到一棵葳蕤的大树,几位老人在修葺着白色矮小的房屋,窄路的一旁有块木牌,这就是西兴了。 如果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