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味不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十三,祭罢灶,小孩拍手哈哈笑。

再过五六天,大年就来到。

辟邪盒,耍核桃,滴滴点点两声炮。

五子登科乒乓响,起火升得比天高。

窗前过马,乌飞兔走,转眼就年末了。书法班里,老师已在指导孩子写对联了;街上卖对联的小摊已摆起来了,红艳艳;来来往往的人也日益增多。

此情此景,总是不经意间,忆起儿时的年味儿,那可叫色彩斑斓。

图片发自简书App

儿时的年味——美哒哒

进入冬月,母亲会带上三个孩子,去合作社扯上红的、绿的、黑的布。请来村里的裁缝,我们在裁缝的指示下,伸手、抬腿、旋转——量尺寸。裁缝左手拿尺子,右手握滑石,画家一样勾画出衣服的轮廓,剪刀沿着痕迹“咔擦咔擦”,锁边、拼接、熨烫。穿身上试大小,望着红色的衣服上闪着金边,心里美滋滋。父亲把姐妹仨的衣服,放在大衣柜顶上的箱子里。

空闲时间里,母亲纳鞋底、糊鞋面,为我们做成千层底布鞋。

得等到大年三十,吃罢年夜饭,洗过澡,换上新衣服、新鞋,伙伴之间相互比较,谁的衣服更好看。红衣服、绿裤子、绿鞋子,色彩浓烈的新年。

儿时的年味——软糯黏糍

孩子们的新衣裳做好了,父母亲又开始蒸年糕了。糯米和籼米按照一定的比例量好,置于水桶内浸泡。一天一夜后,大河内漂洗干净,沥干水分。挑至碓房内,倒入碓臼内,我们单脚站于碓另一端的木杠上,手扶立柱,用力往下踩,碓石高高翘起,脚随即停止用力,“通”的一声,碓石重重落下。在这起起伏伏的通通声中,在轮轴咿咿呀呀的声音里,在一家人的说说笑笑声里,约摸两百斤的米被舂成了粉。

每一次,脚酸的时候,我就溜之大吉,姐姐总不忘恐吓哦一句:“等会儿,你甭想吃年糕!”才不管她呢,我一溜小跑,早没影儿了。

粉担回家,大铁锅内烧上水,洗净的饭甑立于锅内。母亲把粉握成拳头大小的团子,码放于甑内,盖上木盖,缝隙处围上毛巾。蒸汽氤氲,水雾缭绕,锅内的水开了,“咵哒咵哒”响。

蒸熟后,母亲会给我们准备一个糕团子,插在筷子上,涂上辣椒酱、豆腐乳,绵软糍糯。父亲则手握糖锤,在饭甑内“嘿嗤嘿嗤”地按年糕。成型的年糕倒在篾盘里冷却,三两天后抽条,切片,风干几天,入水缸加水保存。此后,炒年糕、蒸年糕、糖煎年糕、火桶盖上烘年糕,变着花样儿吃。

儿时的年味——香甜味美

冻米糖也该上场了。父亲天不亮就起来,用糯米、麦芽熬煮糖稀,一整天不得闲。暮色四合,亲朋好友带着刀来切糖了。熬好的糖稀拌上糖料,糖料可丰富了,芝麻、花生、炒米、谷花、豆粉、冻米等。做糖师傅手法娴熟,揉、拍、搓、打、折,糖料就成了师傅想要的造型,切糖的人“嚓嚓嚓”,手起刀落,刀光剑影,片、条、块,各种造型都有。最为奇特的是豆字糖,师傅利用黑芝麻粉、豆粉,不停地折叠、翻转,“福禄寿喜”“春兰秋菊”等字样就书写在一双双灵巧的手里。吃上一块,甜而不腻,上学时口袋里总会装满了冻米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儿时的年味——嘎嘣脆响

苞芦松更是不能少。石磨内,玉米磨成小颗粒,簸掉玉米衣。取玉米仁,加水浸泡,再次于磨房内磨成玉米浆,玉米浆里加入盐、味精调味,嗜辣的人家会加入辣椒碎。

大铁锅内烧上热水,水开后,舀一大勺玉米浆,倒入特制的粉皮筛里,晃荡均匀,至于水面,盖上锅盖。一两分钟后,起锅,铁勺边沿画一圈,粉皮轻轻揭起,晾于门口的篙子上。半干后,切成三角形或者四方形,继续晒干。

腊月二十八九,锅内烧上一锅热油,粉皮入锅炸,瞬间膨胀。华丽丽地变身为苞芦松,等不及冷却,咬一口,嘎嘣响,脆香脆香,掉一地渣,什么妙脆角、薯片根本不能与之媲美。正月,走亲返友,家家户户都会装上冻米糖、苞芦松。

图片发自简书App

儿时的年味——肉香四溢

腊月了,杀年猪那可是农村一大喜事。锅里烧着水,众人把年猪按在杀猪凳上,猪高声哀嚎,声嘶力竭。嘴里叼着烟的姑父,操起一把长刀,刺向脖颈,鲜血直飙。血汩汩而流,猪的哀嚎也随之哼哼唧唧。杀猪缸内注入了热水,猪入水褪毛后,开膛破肚,剁成一条条,一块块。

入夜,母亲腌制腊肉。总会有几条肉,挂于屋梁上的铁钩上,自然成了风干肉,三十晚,炖得香死人嘞。

父亲宰杀的仔鸡也悬挂于梁上,每日写作业,劳累之时,抬头看看梁上的猪肉、鸡,心里自是欣喜,盼着年快一点儿到。

儿时的年味——沾满豆香

过了小年,要做豆腐了。黄豆浸泡后,磨成豆浆,过滤去掉豆渣,铁锅内煮熟。舀至豆腐盆内,加入石膏水点卤,随着母亲撒下的石膏水,豆汁内迅速开出了许多细小的花儿。絮状物凝结在一起,豆花儿渐渐大朵起来。母亲握大铁瓢,一瓢一瓢地舀入豆腐盒子,满后盖上豆腐布、豆腐板,压上大石头。一切交给时间,水分压出,豆腐自会成型。盆底自会留一些豆腐花儿,加上酱油,就是我们的零食。

揭开豆腐布,母亲拿着菜刀,豆腐切成一大块一大块。煮豆腐丝、家常豆腐、猪肉烩豆腐、油豆腐煮火锅,百吃不厌,豆腐乳,更是中国人舌尖上的记忆。记忆里最好吃的莫过于,豆腐切薄片,油煎后被母亲用盐水腌制在瓦罐里。茶忙季节,母亲用此煨肉、做汤、小炒,鲜美无比。已是多年未尝过,只有梦里去一尝滋味咯。

儿时的年味—— 团圆祥和

大年三十终于来了。母亲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父亲打扫门前屋后,贴春联,祭拜祖先。

四五点钟,鞭炮声响起,一桌子饭菜,众人边吃边笑。此时,不再害怕父亲的暴栗子,也没有母亲的唠叨,吃得满嘴流油、肚滚瓜圆。

饭后,着上心心念念已久的新衣裳,三五成群的伙伴,放火炮,四处溜达,守岁,真乃快意人生。

年年过年,年味日渐寡淡,是我们老了,还是时代发展得太快了。只能梦回儿时之年,感知母亲做的佳肴,回味童年的美好,然,梦里年味知多少呢?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味不同。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羽西X简书 红蕴新生#

活动送上门https://www.jianshu.com/p/ee05f7eff67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