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曼唱戏、吸鸦片,名媛闺秀变“作”女,伊能静把她演活了

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礼,在北海公园举行,来的都是社会名流,场面豪华气派,但却是当时最尴尬的一场婚礼。

婚姻介绍人胡适,证婚人梁启超,给足了新婚夫妻面子。当证婚人梁启超发表新婚贺词时,现场的人都震惊了。

梁启超说:“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以至于学无所成,做学问不成,做人更是失败。你离婚再娶,就是用情不专的证明。

陆小曼,你和徐志摩都是过来人,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恪守妇道,检讨自己的个性和行为,不要再把婚姻当做儿戏。以为高兴可以结婚,不高兴可以离婚。让父母汗颜,让朋友不齿,让社会看笑话。

总之,我希望这是你们两个人,这辈子最后一次结婚。”

这就是伊能静在《人间四月天》中,饰演的陆小曼和黄磊饰演的徐志摩,结婚的情形。

这部剧里,陆小曼经历了人生3大阶段,少女的青春烂漫前程似锦,为人妻的点点哀愁和奢靡浮华,晚年的沉寂、顿悟与自赎。伊能静驾轻就熟,演绎的惟妙惟肖,曾入戏太深,为角色写日记写到痛哭。

如今,50多岁的伊能静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魅力不减当年,她所表现的那股倔强、不服输的劲头和陆小曼一样。

陆小曼到底有怎样一段传奇的人生呢?我们还从她与徐志摩的婚礼说起。

01 盛世婚礼,无人祝福

梁启超的话相当的狠了,哪像是新婚贺词,倒像是来搅局的。现场的热闹气氛,迅速冷下来,仿佛从夏天直接到了冬天。但徐志摩和陆小曼自知理亏,只能低头认下。

这要从陆小曼说起,陆小曼出身名门。父亲陆定是晚清举人,日本留学归来,历任司长、参事、赋税司长等职二十余年;母亲吴曼华,是常州望族吴家的名门闺秀,多才多艺,书法绘画精工。

但陆家有一个不幸:8个孩子都相继夭折,陆小曼是唯一留下来的独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陆小曼家世了得、才貌双全,十六七岁就精通英语和法语,成为外交部的兼职翻译,而且能诗会画,能唱能演,是人人夸赞的社交名媛。

少花正当年,陆父给小曼物色了一个良人王赓。王赓家庭一般,但人却有志气,8年留洋经历,普林斯顿大学哲学、文学学士、西点军校毕业生。

王赓为人沉稳绅士,长的还帅气,刚回国就被委以重任,前途无量。陆父母非常喜欢,就撮合陆小曼和他结婚。

两人见面一个多月就结了婚,是名副其实的闪婚,当时陆小曼19岁。但婚后才发现两人并不合适,陆小曼少女情怀,喜欢浪漫和社交,王赓一心为事业,忙的周末都不着家,两人隔阂越来越深。

这时候追求林徽因不得的徐志摩出现了,徐志摩是王赓的同学,两人都是梁启超的学生。于是王赓常让徐志摩带不甘寂寞的陆小曼出去游玩、唱戏。

王赓完美想到,自己亲手把老婆推给了别的男人,自己给自己带了有颜色的帽子。徐志摩和陆小曼趣味相投,很快有了感情。

陆小曼找王赓离婚,王赓不同意,他觉得小曼只是贪玩,早晚会回来的。却不知,陆小曼这次是情根深种,她觉得和徐志摩之间才是爱情。

从小娇生惯养的陆小曼,非常以自我为中心,又是浪漫主义者,她铁了心要和王赓离婚,因此还打掉了和王赓的骨肉。

随后她和徐志摩又说服身边的朋友和父母,想尽办法去劝王赓,“鸿门宴”都摆上了。王赓比陆小曼大8岁,是真的喜欢陆小曼,但最后还是选择放手了。

梁启超在给梁思成和林徽因的信中提到:“徐志摩这个人其实很聪明,不过这次看着他陷于灭顶,还想救他出来,我也有一番苦心,我看着他找到这样一个人做伴侣,盼望他能有觉悟(但恐很难),免得将来把志摩弄死...”

年少轻狂的陆小曼并不在意世人的看法,“我骄傲的天性……绝对不肯让一个人知道我是一个失意者,是一个不快乐的人。”她对婚姻的理想主义,和徐志摩不谋而合。

两人的亲热一点不避人,当着徐志摩父母的面,陆小曼把自己的剩饭给他吃,还撒娇说自己累了,让徐志摩抱上楼。

徐家对她这种做法非常看不惯,徐志摩就带着陆小曼去了上海。

02 美梦破碎,徐志摩殒身

梁启超看的明白,两人的婚姻没有那么容易,初期的如痴如醉之后,是严酷的现实。

没有了双方父母的经济支持,两人在上海穷困潦倒,过了一段穷苦日子。徐志摩找到工作后,他们搬到了法租界的一处住宅。

这时的上海,十里洋场、歌舞升平、灯红酒绿,陆小曼如鱼得水。她从小没为花费愁过,奢华惯了的她,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花钱无节制,挥霍无度。她用十几个仆人,想购物就购物,想逛戏院就逛,一个月的花费要六七百大洋。

为了支持陆小曼的挥霍,徐志摩不得不打几份工,北平上海两地飞,才勉强度日。当时徐志摩的月收入将近有千元,当时的作家鲁迅的月薪才400元。在这段时间,张幼仪偶尔还接济徐志摩夫妻。

徐志摩忙着挣钱,自然没有时间陪伴陆小曼,两人往日的浪漫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徐志摩多情浪漫,喜静,有精神洁癖,陆小曼喜欢热闹社交。

陆小曼向王映霞诉苦,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徐志摩所憧憬的爱是虚无缥缈的”。徐志摩虽然结婚了,但多情并没有收敛,和红颜知己韩湘眉送猫又要猫,让陆小曼很吃醋。

徐志摩还和朋友去妓院,去就去吧,把写信给陆小曼说道一番,哪个妻子能受得了这个。虽然自己嫁给了诗人呢,陆小曼离不开,只能假装原谅。

陆小曼本来身子就不好,又打过胎,经常疼痛难忍。这时有人介绍会推拿的翁瑞午,只要他推拿几番,陆小曼的疼痛便能缓解。渐渐的陆小曼开始依赖翁瑞午,两人终日混在一起,引起不少闲话。

为了克制病痛,陆小曼还养成了吸食鸦片的恶习。徐志摩辛苦工作回到家,看到陆小曼吐云吐雾却不来招呼自己,一时间觉得自己的理想婚姻破灭了。他规劝陆小曼不成,两人大吵了一架,陆小曼用烟袋在砸碎了徐志摩的眼镜。

1931年11月,徐志摩赶往北平,但中途飞机失事,徐志摩英年早逝。听到消息时,陆小曼不敢相信,把报信的人关在门外,自己昏了过去。徐家不愿让陆小曼见徐志摩的遗体,令张幼仪为徐志摩操办了后事。

陆小曼痛不欲生,颓废了一个月后, 开始缁衣素服,远离繁华热闹,一心把自己过成徐志摩生前期待的样子。

03 自我救赎、获得新生

风华绝代的才女,浮生若梦,醒来斯人已逝,追悔不已。再适合的两个人,没有婚姻经营也会分崩离析。

徐志摩去世后,陆小曼受尽世人的批评,大家都说是她的挥霍害苦了徐志摩,因为她不愿意去北平,才导致徐志摩出事。徐家人更是对她恨之入骨,连徐志摩的追悼会,都没让她参加。

面对外界的口诛笔伐,陆小曼从不辩解,曾经为自己遮风挡雨的人,已经轻轻的走了。有时候,活下去是比死更勇敢的事情。

陆小曼并没有消沉下去,相反在重痛之下她获得了新生。她退下华服、深入简出、远离喧嚣,重新拿起画笔, 开始编撰徐志摩文集,后来连鸦片烟瘾也给戒了。

她费尽千辛万苦整理的《徐志摩文集》,却因战争原因耽搁不得发表,战争过后,书稿又一度丢失,后辗转到她手里,时局原因又不能发表了。

这是陆小曼第一愿望,第二愿望便是和徐志摩合葬,而这两样均未如愿。

后来她虽与翁瑞午同居,但坚持不婚,翁瑞午对她而言只是个依赖,徐志摩才是真爱。翁瑞午去世后,陆小曼以卖画为生。

徐志摩去世时,独留一副画保全了下来,这是陆小曼的画,徐志摩随身放在铁盒里,让朋友为她写题跋的。睹物思人,画画成了陆小曼支撑下去的动力。

她拜贺天健和陈半丁为师,潜心学画,这一次再也不是消遣和附庸风雅,而是寄托和事业。她是有天赋的,在上海开画展,画艺精湛,获得一致好评,画作多次入选全国美术展。

1958年,陆小曼进入上海中国画院,成为专业画师,留下画作100多幅,终于她以“著名画家”的身份获得新生。

至此,陆小曼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代名媛”,“徐志摩太太”的影子,她娴静而深邃、纯净而俊逸,俨然是一代艺术家。1965年春天,形单影只陆小曼结束了她传奇的一生。

陆小曼一生,跌宕起伏,风华有之、浪漫有之、困顿有之、颓废有之,崛起有之,虽误入歧途,却勇于突破重围,获得新生。

她一度成为“作”的代表,拿着大女主的剧本,硬活成了配角炮灰。她的浪漫主义、理想主义、骄奢淫逸,终让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我更佩服她的晚年醒悟,勇敢承担,多少人破罐子破摔,从此一蹶不振。

她为了自己的爱情和浪漫,做出世人不容的事,但她从没辩解过。她一生为自己的追求而活,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唯一后悔的是,失去了自己的最爱徐志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