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一个故事 | 用《教父》中的金句揭开咖啡豆身世

96
南柯斯摩
0.3 2017.09.11 12:23* 字数 4221

不论是马里奥·普佐所创作的《教父》系列书籍,还是马龙·白兰度饰演的《教父》系列电影,都堪称是业内永恒经典。

于是南柯搞了这个“一句话一个故事”的系列,在向经典致敬与缅怀的同时,与大家分享咖啡+文学+影视姿势。

第一期就用《教父》中的金句来概括咖啡产地的历史和身世。

蓝山

让朋友低估你的优点,让敌人高估你的缺点。

Let your friends underrate your advantage,while let your enemies overrate your disadvantage.

蓝山以其出色的平衡和干净清澈的口感而著名,同时又有着无可比拟的地域和气候优势,加之自身条件优越,并有政府大力支助和扶持,在咖啡圈里早已成了众咖之王。

而其他咖啡产区,则在风味上找到了可乘之机,通过强调自身强烈的特色与风味,来嘲讽蓝山“平庸的口感”。

如此对比之后,虽说它们可以在咖啡圈中占据一席之地,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但依然捍卫不动蓝山的王座。

麦克·柯里昂就像是蓝山咖啡。平时低沉内敛,生怕自己的实力泄露出一分一毫,走在街上与普通的意裔美国人没有任何差别。

影片中索拉索找老教父维多商谈毒品销售无果后,发现桑尼(维多长子)对这行有兴趣,想拉拢其入伙,便派人行刺维多·柯里昂。

经过医院事件后麦克应邀前去与索拉索协谈,并在饭馆中为身负重伤的家父报了仇,随后避难到西西里。

回国之后面对五大家族的夹击麦克也没有声妥露怯,就像蓝山咖啡一样,面对众多具有特色风味咖啡的围攻,依旧凭借着自己的均衡和清透口感,内敛纯净的香甜,屹立于咖啡界顶端。

巴西黄波旁

那是我的家族,不是我。

That‘s my family,It's not me.

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商业咖啡生产国,由于种植户和品种繁多,使得巴西出产的咖啡质量良莠不齐,在精品咖啡中质量上不去,在商业咖啡中质量也没有很差,巴西咖啡就在这两种境地中不断徘徊。

从18世纪开始引进“波旁”品种时,这个品种才开始在巴西发扬光大。之后有陆续出现了红波旁、绿波旁、黄波旁。黄波旁以其独特的颜色和柔和的口感在巴西众多品种中脱颖而出。

同是波旁出身,血缘之宿固然无法抹去,但如今黄波旁在咖啡种植鱼龙混杂的巴西,独树一帜,并逐渐成为巴西咖啡的代表。

年轻的麦克就像是黄波旁,出身乱世,坚持自我。麦克因为不想沾染家族事件,遂退学从军,在获得海军十字勋章后荣誉退役。

黄波旁也是一样,在品种泛滥、良莠掺杂的巴西,凭借着自己柔和温润的口感、巧克力与坚果般的甘香顺滑,与那些冗杂沉腻的无名豆子划开了一条明显的分界限。

归家后在康妮的婚礼上,麦克在和凯说过柯里昂家族“无法拒绝的理由”的作风之后,对面露惊色的凯补充道:“那是我的家庭,不是我。”

科纳

在一秒钟内看到本质的人和花半辈子也看不清一件事本质的人,自然是不一样的命运。

A matter of seconds to see the nature of people and spend half my life is also unclear one thing to see the nature of man, nature is not the same fate.

作为精品咖啡三巨头之一的科纳,一直有着不俗的风味和价格。

1813年由西班牙人首次在夏威夷岛上种植咖啡,1828年,美国的一位传教士将一枝从巴西折来的咖啡树枝条栽在了科纳的土地上。这枝从巴西来的枝条遭到了其他咖啡轻视,就行英雄之旅一般,只有经过磨练才能绽放光彩。

几年后科纳地区的咖啡成为了夏威夷产区的代表,那些轻视这根枝条的地头蛇,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来自在埃塞俄比亚高原的阿拉比卡种的后代,有着古老和高贵的血统。

如同移植在科纳岛上的科纳咖啡一样,原本流淌着西西里血液的维多·柯里昂在纽约扎根生活,青年时期的维多在一家面包店做学徒。

不过维多所在地区的人民遭受当地黑手党范·伦奇的欺压——向人们索要保护费。维多不想付钱给他,于是在家中和小伙伴说:“我们为什么要付他钱?他有枪我们也有枪。”

“如果他不收别人也会来收的。”泰西欧说道。

“别担心,既然他这么强势,那我就和他讲道理。”

维多洞穿情理的双眼和思维就和科纳咖啡所具有的兼有葡萄酒香、水果香和香料香混合香味一样,有着一种令人无法拒绝的穿透力,即便是喝遍了全世界的咖啡之后,遇到科纳时依旧忍不住喝上一杯。

哥斯达黎加

伟大的人不是生下来就伟大的,而是在成长过程中显示其伟大的。

Great people are not born with the great, but in the process of growing up show its great.

哥斯达黎加产区,身处南北美洲交界处,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缘优势,使得交界处的这一大片国家都在种植咖。加之美洲豆子普遍均衡感较强,哥斯达黎加赖以生存的均衡口感也受到了强烈冲击,优势自然也就相形见绌。

但是勤劳的哥斯达黎加人民并没有随波逐流、并没有任凭命运摆布。

他们努力发掘新的处理方式——蜜处理法,不断尝试、精进和专研,终于形成自己独特的系统、优势和风味。近几年更是在精品咖啡中崭露头角,在勤奋努力之下,哥斯达黎加的咖啡之路将越来越平坦宽阔。

与勤劳伟大的哥斯达黎加人民一样,维生之路遭受众多坎坷的维多·柯里昂,没有向失去双亲这一孤独残酷的命运妥协,反而广交朋友,并对朋友待以真诚。

在解决掉范·伦奇这一欺压镇民的黑手党后,与好友克里曼沙和泰西欧和开了一家解决困难的咨询室,想尽办法为邻居们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困难。

经过不断专研与创新之后,哥斯达黎加和维多都铺开了自己未来的路途。青苹果、提子、蜂蜜、巧克力、红酒这一路风味,每一步都他们都走得艰难且坚实。

耶加雪菲

不要说不可能,没有什么不可能。

Do not say impossible, nothing is impossible.

耶加

埃塞俄比亚作为咖啡的发源地,孕育了很多高质量的咖啡产区,每个产区都有着自己的优势和特点,最大、最有实力的产区就属西达摩了。

但是与西达摩毗邻的耶加雪菲,近年来也在精品咖啡中竖起了自己的旗帜,甚至一飞冲天,成了埃塞地区咖啡的代名词。

西达摩咖啡果

其实耶加雪菲之前是隶属于西达摩的一个小镇,因其咖啡香气出众、香甜干净而扬名四海。政府看到这种经济支柱出现后,就把耶加从西达摩中分离出来单独设区,并精心规划和发展耶加产区。

这就使得耶加从科契尔、哈拉尔、西达摩等等兄弟产区中脱颖而出。而这些小兄弟也不甘落后,在激烈竞争中努力追赶着耶加,毕竟它们之间,仅隔着几座山而已。

在《教父》系列中与清新甜净耶加最符合的就属麦克的儿子安东尼了。与麦克年轻时一样,他也不想接手家族的生意,并辍学,一心一意想做一名歌手。

事实上他正真做到了,与耶加从西达摩中独立出来一样,安东尼真正地从家族事业中分离出来,成为了一名歌手。

跳出影视剧中展现出来的黑道与商业基调来看安东尼,他的品质、歌声与情感都和耶加雪菲的淡雅清香的花香、悠长余韵的果甜相符,小泰觉得安东尼是一枝清幽茉莉,开在埃塞俄比亚山间。

危地马拉安提瓜

痛苦不像死亡那样无可挽回。

Pain is not as irreversible as death。

玛雅文明、战争、城镇、繁荣等等,曾经危地马拉人所有的荣光和历史都被火山卷入土下,封印沉睡,转瞬苍凉。

几年后,一缕烟馨挤破封土、飞越藩篱、钻进人心,那是安提瓜岛上火山爆发后所幸存下来的印第安人在覆灭了家园的火山灰上重新种植出来的咖啡的香气。

咖啡,唤醒了安提瓜人民重建家园的希望。他们没有想到火山所带来的养分让原本就肥沃的土地更加盛产;他们也没有想法火山也为咖啡带来了更加浓郁的烟熏香气。

如今,喝上一杯纯正的安提瓜咖啡,就像是在听着危地马拉人们在默默诉说着他们的历史:风土人情、苍凉悲恸、争乱掩灭、艰辛重启、安家立业······

一杯品罢,只得轻叹一句:幸好只是痛苦,幸好不是死亡。

如果说危地马拉代表着伤痛与重生,那么没有谁比幼年时期的维多·柯里昂更符合这一情景了。

维多·柯里昂幼年时因其父亲侮辱当地的黑手党头目西西欧而被杀害,随后维多的哥哥在山里也被杀害,万般无奈的母亲带着小维多去找西西欧求情时遭到拒绝,并杀害了维多的母亲。

小维多的火山爆发了,吞噬了所有与自己有关的人。当小维多独立逃到了纽约时,别检查出患有天花,被隔离三个月。就像危地马拉被火山淹没一样,虽然痛苦但并没有失去希望。

在新的岩浆土之上种植出来的咖啡烟熏风味更浓,也孕育出了更加均衡的杏仁清苦、焦糖与奶油甘甜、柑橘果酸的风味和口感。

图为在隔离室里与自由女神像隔空向望,虚远理想与清晰现实的对比总是那么令人神伤,不过,过往的痛苦也会带来奋力崛起的希望。

瑰夏

一个人只有一个命运。

A person is only one destiny.

1931年,在埃塞俄比亚瑰夏山的森林里,当地的咖啡农发现了一支长腿细腰的豆子,因其香气浓重、形状特殊、颜色靓丽、质感温润,被送到了许多研究机构和庄园进行研究和栽培,浪迹天涯,终于在到达巴拿马翡翠庄园时才算安定下来。

这一安定也不简单,因为自身粗实高大和产量较低,足足为其他娇嫩柔弱的豆子做了几十年的挡风树,历尽沧桑依然不倒。

直到2005年参赛,一举夺冠,后续两年依然没有悬念地夺冠,最终巴拿马直接将国宝豆竞赛活动分成瑰夏与非瑰夏两组。

不论是巴拿马瑰夏,还是危地马拉瑰夏、还是哥伦比亚瑰夏,走到哪里都是精品咖啡中的佼佼者。有些豆子,天生就是王者的宿命。

说到宿命,麦克与瑰夏一样,就是王者的宿命。

在当兵时获得最高荣誉勋章,退役归家后成为第二任教父,经营事业时做到行业垄断的霸主,并全心全意守护着家族成员的安全与发展。但在第三部中,年迈的麦克对凯说:“这并不是我原本的计划。”

细细品味瑰夏与麦克,青年时明亮剔透的柠檬柑橘酸、中年时干净纯粹的杏桃甜、老年时清幽的玫瑰与茉莉香组成了他们的一生,思绪升腾,余韵悠长。

命运就是这样,它不在乎你的计划,只是推着你迎风向前。

肯尼亚

你做出了这个决定,这是你的代价。

You make the choice,and this is your price.

正在经过水洗处理法的肯尼亚咖啡果实

肯尼亚虽是埃塞俄比亚的邻国,不过据说在19世纪末才开始栽种咖啡,是由基督教传教士带给了当时殖民者(英国人)所经营的庄园中种植。

英国是属于那种条条框框一应俱全的国家,自然也会在肯尼亚制定了一系列的咖啡种植、收购、拍卖制度。后来因为肯尼亚人民在某些事情上不与英国人民配合,英国人民就决定不再帮助肯尼亚人们种植咖啡了。

再后来肯尼亚独立了,自己继续坚持创新种植和努力发展,一度赶超其他英属咖啡种植区。肯尼亚人民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在咖啡圈中站住了脚跟,肯尼亚咖啡也成为最著名的精品咖啡之一,凭借着自身强烈香气和咖啡酸,被称为“勇猛的非洲雄狮”。

与肯尼亚不服英国人条条框框的治理一样,倔强叛逆的文森特(桑尼之子,麦克的侄子)也因不满祖萨莎的管理而与其翻脸。

但是祖萨莎的事情还没解决文森特就与玛丽相坠爱河,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的麦克对文森特说:“想要成为教父就必须放弃与玛丽的爱情。你做出了这个决定,这就是你的代价。”

文森特的剽悍的武力与叛逆就如同肯尼亚欢快的莓果酸一样强烈且不容置疑。在解决掉祖萨莎后文森特逐渐在众人眼中树立起了威信,代价就是放弃与玛丽的爱情。

放下不等于失去。如果说爱情是甜,那么成为第三任教父的文森特就如同放弃了醇苦的肯尼亚,百香果、黑莓、草莓、柠檬这些都是肯尼亚咖啡的风味,也都是文森特那酸楚中泛有微甜的心。

南柯的生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