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云游记 | 未解之谜:玫瑰古城佩特拉的消失

“芝麻开门!”我对着眼前的卡兹尼神殿喊,这是句附有神力的咒语,集天地灵气,一旦咒语显灵,便可以拥有取之不尽的珍宝。

被围栏围起来的神殿里面,黑漆漆的看不到究竟,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阿里巴巴的金币,有没有印第安纳·琼斯的圣杯,或者是被封印的能量矩阵,当穿过大约1.5公里长的西克峡谷,豁然开朗第一眼看到卡兹尼神殿的时候,我觉得眼前的一切过于神话,就像是天方夜谭的传说,而我只是不小心穿越到故事里的小插曲。

从意大利的庞贝,柬埔寨的吴哥,到约旦佩特拉,每次踏在里古老的国度,都不免从传统和传说的碎片中,想象几个世纪前的辉煌,也不禁叩问历史,那些被历史长河冲淡的失落文明,真相究竟是什么?

若不是1812年瑞士探险家乔装打扮成穆斯林,让佩特拉在销声匿迹千百年后重见天日,怕是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早在公元前,两万纳巴泰人隐没于这片死海和阿克巴湾之间的沙漠中,在山岩上一点一点敲凿出城门、剧场、修道院、宫殿、浴场……建立起一个如此辉煌的纳巴泰王国。

相传公元前,丝绸和香料是古代贸易的两大核心,丝绸是古代中西方兑换的硬通货,比起丝绸之路,同样连接古代亚非欧贸易的香料之路,名气略有逊色,现代也有人把香料之路,称为海上丝绸之路。然而一两香料一两金,曾今的香料价值堪比黄金,就连耶稣诞生时东方三博士来拜,献上的也正是黄金、乳香和没药。最古老的香料陆路通道的起点是临近阿拉伯海的沿岸港口基纳,一路向北进发,到达佩特拉后,再转至美索不达米亚两河流域。无疑,交叉地区的佩特拉,成为亚洲和阿拉伯去往欧洲的主要关口。而纳巴泰人充分利用地理优势,掌握香料贸易,成为了欧亚大陆最富有的民族之一。

然而这群神秘商人究竟是谁?由于史料和文学记载极其匮乏,其实并没有人清楚知道纳巴泰人源起何地,甚至无法判断“纳巴泰人”是否是一个统一的民族,只能从他们残留在佩特拉古城石壁上的文字与后来阿拉伯文字的关联推测,他们是早期的阿拉伯地区游牧民族。

希腊的繁荣让纳巴泰人接触到了城市文明,纳巴泰人在佩特拉建立起了自己的城市,铸造自己的钱币,建造希腊式的圆形剧场,建造堤坝、水库和沟渠控制洪水,把储存下来的水灌溉,用高度发达的水利系统抵御沙漠的干旱。之后,希腊衰落,但这却让纳巴泰人拜托束缚,变得更加兴盛,纳巴泰文明在希腊与罗马之交,达到巅峰,他们以佩特拉为中心,几乎垄断了所有乳香和没药的交易,佩特拉城蜚声一时。富可敌国的辉煌,引来古罗马人的嫉妒,罗马皇帝下令攻占纳巴泰王国,将纳巴泰变成了罗马的阿拉伯省。同时,随着罗马人开通了水上贸易之路,陆路贸易开始削弱,纳巴泰也随之被人遗忘。

后来呢?没有人知道后来,没有知道卡兹尼神殿究竟是宝库,还是一座陵墓,没有宝藏,也没有尸骨。就连典籍也荡然无存,仅有的一些刻在石崖上的图案文字,至今无人能破译。就像庞贝古城消失只用了18个小时一样,大约在公元七世纪左右,纳巴泰人也带着所有的古迹和秘密,风吹沙散,沦为阿拉伯沙漠的一部分,一夜之间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若不是那岩石上残存的石刻雕塑记录的骆驼商道,多处风化的壁龛遗址,岩壁开凿领先一百年的水利设施,纳巴泰真的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至今也没有人可以解释,区区两万人,如何没有规划图纸,没有精量工具,凭空在石头上凿出一座城池,没有人可以解释,如此干旱的沙漠,水源来自于何方?是不是像庞贝一样,纳巴泰遭遇了自然灾害,例如地震?那是不是在今天发现的纳巴泰城市下,还有一个更大的王国被封存?一切都是迷。

如今的佩特拉,是贝都因人的家乡,西克峡谷里,偶有从一线天投射进入的阳光,让岩壁呈现出粉色、红色、橙色、黄色的混色色调,胜过任何的抽象画,让你看不透。时不时传来马蹄声和贝都因小孩的呼喊声,扬起一片尘土,似近似远,让你听不清。或许,尚未被人类发现的另外90%佩特拉,埋藏着更多来自大漠深处的传说,沉睡着法老无尽的财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