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投稿
收录了159213篇文章 · 716559人关注
  • 120
    蜂鸣

    作为一个老光棍儿,尼克·亚当斯习惯早睡;一直以来,他都是在九点钟躺下。他总是把脱下的外套叠放整齐,身上依然穿着浅蓝色衬裤——这种柔软的蓝色触感能够为他带来一个好梦。一切准备妥...

  • 120
    两位表哥

    正在沙发上看书,忽然间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远在一千多里之外的大表哥打来的。虽然号码簿里一直有这位表哥的号码,但从未主动联系过,他亦未主动给我打过。而今天竟然来电话,我有些奇...

  • 这是一个平常的故事

    "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过"闹够了没有",曾有一段时间,我经常会去听,一个人深夜里听,去KTV的时候也会唱,坐在酒吧里和室友喝的神志模糊的时候也会听。只是现在,当我在偶然...

  • 飞蛾之墓

    一. Job来S市已经快三年了。三年对一个人来讲,不长,也不短。有些人三年来都可以昏昏欲睡,而有些人,三年是火鸟,三年是不断涅槃的凤凰。 Job属于前者。 每当Job走过那一...

  • 旧木桌

    过年回到老家,吃饭的时候,我又见到了那张旧木桌。 旧旧的,上面的油漆也掉了好几处,上面还有妹妹用小刀刻的洞……和家里显得格格不入。 “你看这旧木桌,用了也快三十年了,现在成这...

  • 她与四个男人牵绊的半辈子

    一 她叫小霞,今年45岁了。年轻时候的她很漂亮,像所有的少女一样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那个时候,她家里很穷,读完小学后,便辍学...

  • 120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每个人都有初恋,有的刻骨铭心,有的却已经淡忘很久。 今天,来给你说说我的初恋。 那年,我初一,他初二。 我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他正好也是上一个年纪的语文课代表。 那天,我去交...

  • 水墨丹青

    墨白,很是被这样一个名字吸引,在还没有看见本人的时候,她就在反复用笔划着这样的两个字,非黑即白也正是她的个性,缘分就是这样的不期而遇,没有一见钟情,仅仅是一个名字,两个字,就...

  • 120
    少年乞活帮的诞生

    1 寒冬! 冷风呼啸! 破庙里,阿飞拿了一把尖刀,急匆匆往外冲! 小蛮:“阿飞,你干嘛去?” 阿飞看也未看她,“我去救小平!” 小蛮惊慌,“小平怎么了?” 阿飞脸色铁青,“他...

  • 120
    想活的像风,没有归宿,却够酷!

    妖艳罂粟花下,身着红色纱裙倾城的她被黑衣绝色男子压在身下。 “你放开我!输了就是输了,你怎的还耍赖!” 她一双妙目狠狠瞪着他,好像要剜下他的肉一样。 不过,那脸上的红晕却出卖...

专题公告

故事专题,不论是旅行生活中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还是童话玄幻遐想的虚构故事,这里记录你的每个故事。

欢迎向我们投稿你的故事!

所投稿件必须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故事包括但不限于:小说、世间故事、叙事散文、以叙事为主的回忆录……

投稿前,请阅读简书史上最有趣的投稿指南:
http://www.jianshu.com/p/9da8500a57f0

投稿须知:
1.建议题材:有情节的小说、身边的故事、叙事游记、以叙事为主的回忆录、职业故事等。
2.不建议题材:连载、只有...

展开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