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鳃鳗篇(二)

    “刷”。 “小刀”马沙从身侧猛地抽出他的匕首——那是他最喜欢的动作,他无数次幻想利用这个动作瞬间毙敌,只是既没有敌人,也没有可以杀死的东西。这小镇想找个没人养的兔子都难,如果...

  • <千年女优>取材

    1. 导演赶往女优家里时给了路上的镜头,但完全不知道这种镜头在文字里如何表达,单纯的描述肯定是不行的,会导致读者情绪的不连贯,最好的办法恐怕还是用支线把故事岔开,利用留白让读...

  • 《喵物语》漫画

    之前一直很期待自己的作品可以被制作成漫画,但因为风格问题,总不好意思骗熟悉的画师说“这个一定能赚钱”。这次的《喵物语》属于轻小说,我写的过程中希望读者能感受到日常吐槽的乐趣,...

  • 七鳃鳗篇(一)

    群山环绕。 穿着白色蓬衣的队伍从营地走出来,脚步整齐地走在满是落叶的山地上,却只发出轻微连绵的落叶挤压的声音。在这样的声音里,队伍快速而安静地穿过山路,从远处看去,就像一条白...

  • 《火村英山的推理》总结——《异形之客》(三)

    首先是推理甜点,所谓“不但要理解字面意思还要看到没有写出来的内容”,书信的推理就遵循这个原理——可惜我是中国人,读不懂日文,没办法进行推理,不过即使推理应该也推不出来,文字推...

  • 《火村英山的推理》总结——《绝叫城杀人事件》(二)

    游戏杀人案《绝叫城杀人事件》 火村英山从学生处听到事件时已有两名受害者,都是夜间独行女性,因为犯人嘴里发现字条与游戏《绝叫城》的情节吻合,所以推测杀人者与游戏相关,出现第三名...

  • 《火村英山的推理》总结——密室谋杀案(一)

    因为本格推理是所有高智商故事的源头,所以这部作品的取材是有非常大意义的,他的推理简单但却难以看破,符合逻辑骗局的原则,相比那些靠背字典一般的记忆力破案的故事来说,有更大的取材...

  • 喵物语(三):“唯有认真对待游戏”

    “这里有三颗药,其中一颗对你的肾病有效。” 静一蹲坐在“书桌”上,惬意地摇着尾巴。帕强坐在他的对面,在他们两个之间,平放着三颗药丸,分别是红色的、蓝色的和白色的。 帕强用猫爪...

  • 是啊,趴墙……

    喵物语(二):“谎言是吊着我生命的绳子”

    在花良跳上墙头的瞬间,她就立刻察觉到事态的变化。窜出拐角的名彦,几乎在离开众人视线的瞬间就开始加速奔跑,那身原先会在步行时不停抖动的肥肉,此时居然随着名彦的运动,显露出肌肉的...

  • 喵物语(二):“谎言是吊着我生命的绳子”

    在花良跳上墙头的瞬间,她就立刻察觉到事态的变化。窜出拐角的名彦,几乎在离开众人视线的瞬间就开始加速奔跑,那身原先会在步行时不停抖动的肥肉,此时居然随着名彦的运动,显露出肌肉的...

  • 喵物语(一):“不要对同类有期待”

    “一只母猫……在……墙头……双眼……眯起看……着你……” “难听。” 花良,被称作“优之白猫”,是一只仪态优雅,全身雪白的白毛母猫,现在,她正蹲坐在墙头,若有若无地观察周围的...

  • 猫爵士

    “我的妈妈要死了。” 如果不是从小巷里投射出的灯光,这个黑得让人分不清远近的雨夜简直让人寸步难行,一路走来的时候,只觉得湿润的空气都因为两眼的金星有了颜色——好在有灯光,跨过...

  • 取材时需要注意的细节

    1.电影 《神探》3分57秒 刘青于割耳时会对观众产生强烈的刺激,这种刺激是如何产生的? 2.欧亨利 《女巫的面包》 第一段挎号里有对面包店的描述,增加了面包店的真实感。 是...

  • 薄樱鬼

    这部作品的节奏很僵硬——作者跟着时间轴,把每个节点的发生的事情讲一遍,事件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任何逻辑上的关联,至少前6集的情况是这样的。 在这6集里,作者采用了一种小学生都会的...

  • 二:「電擊」、「山怪」、「沒有自信」。

    一名肥硕的白人男子正在接受采访。 “对,就是那台机器让我获得了自信,就是那台……” 那台机器的外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金属罐子,五颜六色的胶线交错着缠绕在它的体表,其中一条很粗但...

  • 欧亨利

    1。 作家爱上了一个售货员小姐,于是展开了追求,不久,售货员小姐感受到了作家的爱意,几乎就要答应成为他的妻子。 作家非常快乐,他快速地许着愿,包括出入各个国家、岛屿,住最美的...

  • @Jilly 嗯,常规蒙太奇,文字上看是会乱

    一:「緞帶」、「詛咒娃娃」、「聯繫」

    “这是幸福娃娃,”我把诅咒娃娃递到他的手上,道:“把你奶奶的缎带缠在它的脖子上,奶奶就不会再咳嗽了。” “是吗?” “这我不确定,”我说,“我的朋友以前背痛,我在幸福娃娃背后...

  • 一:「緞帶」、「詛咒娃娃」、「聯繫」

    “这是幸福娃娃,”我把诅咒娃娃递到他的手上,道:“把你奶奶的缎带缠在它的脖子上,奶奶就不会再咳嗽了。” “是吗?” “这我不确定,”我说,“我的朋友以前背痛,我在幸福娃娃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