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琅琊令之三十期:梦|子鱼和大熊

    1 大熊坐在床边捧一本书,用轻柔的、磁性的声音琅声读着。读完一页,抬头望一眼躺在床上的子鱼。目光清亮,温柔,还有那么一点宠溺。 子鱼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回应。 大熊也...

  • 120
    披着人皮的狼

    每到换季缺衣服。“十一”的天气凉爽舒适,我带着追杀猎物的兴奋心情在各大商场奔泊,只为能猎到心议的衣裳。 “老板,这件裙子有小号吗?有黑色吗?”看到一件焦糖色的背带裙,顿时欢喜...

  • 120
    最凉薄不过人心

    1 当警察把这个消息告诉孙大妈的时候,她是懵的。 她说:“你们弄错了吧?我来找我女儿的照片给你看。”说着孙大妈起身准备给警察找女儿刚拍的艺术照。 警察神情从严肃变的缓和了,“...

  • 120
    表姐的前半生

    正在看季羡林的《读书有用》,朋友的信息来了。她说:“知道你在写故事你写写我表姐吧,一个善良又苦命的女人。”我说:“好啊!你说她的故事给我听。”听完朋友表姐的故事,我觉得我能做...

  • 120
    嫦娥

    是谁让那满月挂于空中 不曾依托 该是双手托起那满目的清辉 多少思念 藏于心头 是那秋日最深的冷冽 风吹过柳枝 满身的枯黄 披一身月光满身 是嫦娥千年的情深 不能霜染的黑发纵是...

  • 120
    琅琊令之英雄无名|水闸守护者

    雁过留声,人过就名。人这一生大多数都是默默无闻,微如尘土。但有的人就算微如尘土,也能在尘土里开出花儿来。 杨爷爷就是这样的人,他没有上过一天学,没有高大的形象,却是被毛主席亲...

  • 120
    琅琊令之故|三天

    《第一天》 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李俏刚把行李收拾好,擦了擦额头的汗,坐在座位上大喘气,就撇见了对面座位上的张扬。 李悄脸“噌”地红到了脖子根,心也快速地蹦起来,却没忘了冲...

  • 那个嗜书如命的人不再看书了

    初夏的风吹过杨树林,树叶哗啦啦作响。“孔乙己”身披黑色外衣,趿拉着鞋子,慢悠悠地走在杨树林旁边。头发花白,目光呆滞。 “孔乙己”老了,真的老了。 “孔乙己”年轻时有两大爱好:...

  • 120
    烟火日子

    (1) 当刘青接到母亲电话的时候,他正在蒸笼一样的制衣车间里挥汗如雨地清点打包成捆的衣服。 时值酷暑,杭州的天气湿热难耐。 百十平米的库房里只有一台老式掉扇,像拉磨的老黄牛慢...

个人介绍
生活不只有花开,艳阳和笑脸。有时候悲伤和无奈才是最真实的生活。我是写故事,写人心,写命运的域星,一颗在星空中并不耀眼却接地气的小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