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抄袭有理?致歉无赖!

    这几天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好消息接连出现。 然而也有不好的消息,比如那个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从武汉返回北京的黄女士。这几天,这位奇女子一出道就厉害无比,一直霸占热搜,一...

  • 先拾掇个打麦场——那些年收麦子的那些事之一

    先拾掇个打麦场——那些年收麦子的那些事之一 大约是芒种前的一个多星期,回了趟农村老家。我们大概都是从农村中来,却很少回农村了。 有人调侃说,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然而许多时...

  • 为什么老师要学会不生气?

    这段时间,关于教育的事故,接二连三,大都与老师学生有关联,其结果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 下面仅看两例。 3月29日,太和某中学高一21班一学生在上语文课时,与同桌互推一下,被班...

  • “翟天临”会不会是个影子?

    “翟天临”事件已经过去许久了,人们大约早已忘却了吧。在时间的长河里,任何曾经上下翻滚的东西,最终都会慢慢地沉淀下去,直到坠入河底,没有一丝的动静。 今年春节期间,翟天临,一个...

  • 120
    出门才是看花人

    阳春三月,是出门看花的时间。不必说北京的迎春花,上海的桃花,也不必说广州的木棉花,杭州的梅花,单是各地的樱花就让人欲罢不能了。 春天里来百花儿开。也许就在忽然而至的一场春雨后...

  • 改得好

    不负春光,抽空出去走走

    今年的立春比较早,在过年的除夕就迫不及待地出发了。然而整整一个正月,春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根本不是贵如油的那种感觉。 有人说,太阳流浪去了。 一直挨到惊蛰,天空才渐渐地放晴...

  • 不负春光,抽空出去走走

    今年的立春比较早,在过年的除夕就迫不及待地出发了。然而整整一个正月,春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根本不是贵如油的那种感觉。 有人说,太阳流浪去了。 一直挨到惊蛰,天空才渐渐地放晴...

  • 二月二,剃个头

    今天是公历三月八日,农历二月初二。 妇女节恰巧遇上龙抬头,有人说龙凤呈祥,春光明媚,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高三参加“江南十校”联考,高一让出教室,没有课,赋闲在家,除了读书便...

  • 对数的赏析

    这个标题读起来可能会产生歧义,一种是对——数的赏析,另一种是对数——的赏析。前者中“对”是动词,作用于“数的赏析”,后者“对数”是一个词,类比前者,后者应当叫“对对数的赏析”...

  • 向杀猪的学习数学

    杀猪的是屠夫,屠夫能杀猪,当然也会算账,然而却不一定会做数学题了,因此只听说过上辈子杀猪,这辈子教书的话。 数学的学习,是比杀猪还残忍的事。杀猪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干脆利...

  • 那年.那月.那狗

    壹 猫吃猫逮的,狗吃狗撵的。猫狗都有它们的职责,原本猫狗并不是宠物。 而养狗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那些年养了不少狗,能在记忆中留下印象的不多,大约只有三四条。 从有记忆的年龄开...

  • @老行你好 新年好!

    孩子教育的C位在哪儿?

    因为家中网络电视的问题,今年的春晚看得时断时续。只记得一会快手,一会儿抖音,一会儿拼多多,还弄个百度APP来抢红包,真的没有劲! 第二天上午用电脑查看了部分节目,回看比直播痛...

  • 孩子教育的C位在哪儿?

    因为家中网络电视的问题,今年的春晚看得时断时续。只记得一会快手,一会儿抖音,一会儿拼多多,还弄个百度APP来抢红包,真的没有劲! 第二天上午用电脑查看了部分节目,回看比直播痛...

  • 平静地活着,为什么不能安静地离开

    头天中午午休,正在香甜的睡眠之中,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噼哩啪啦的鞭炮声,接下来就是几声干裂苍白的哭嚎。 然后是人声嘈杂,乱糟糟地可以判断出是楼下那位年迈的老太太走了。接着是120...

  • @老行你好 也没有原来冷了

    我们为什么会怀念大雪?

    前几天下了一场雪,不小也不大,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中雪。 上午是满眼的小雪,纷纷扬扬地从天空中抖落下来,密不透风,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下午小雪见大,显然可以分辨出雪花的模样了,然...

个人介绍
耿合众,男,中学数学教师,致力于高中数学解题研究,在中学数学各期刊发表数学论文30余篇。喜爱文学,研究数学之余,写些随笔,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耿合众”,时常更新生活的点点滴滴。
读书,写作,教研,思考。追求不紧不慢地生活,享受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坚持书法练习,偶尔也会搞几方闲印,在刻刀的行进中体味痕迹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