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世界你好吗

    人类不断前进的脚步 碾着岁月静好的年轮 蛮荒时代的茹毛饮血 定格在山崖变成壁画 工业革命烧红的烙印 把青山逐渐变成青烟 充满雾霾沙尘暴味道 地震酸雨泥石流冰雹 是自然和人类开...

  • 120
    雨夜

    又是无眠 雨滴一直敲打着窗棂 一如我思念时的泪水 不想面对 心疼像无数只的蚂蚁 一个劲拼命地往外爬 邀影而立 默默数着窗棂的雨痕 一条两条三条四五条 心碎无痕 扯一张面具强颜...

  • 120
    雨夜

    又是无眠 雨滴一直敲打着窗棂 一如我思念时的泪水 不想面对 心疼像无数只的蚂蚁 一个劲拼命地往外爬 邀影而立 默默数着窗棂的雨痕 一条两条三条四五条 心碎无痕 扯一张面具强颜...

  • 120
    涤荡

    刚吃了晚饭,就停电了。冬日的黄昏总是短暂的,窗外的那丝明亮转眼就没了踪影,四周很快静了下来。来这个乡镇工作快10年了,很少停电,乡镇虽不及城市里喧闹,可平日里那些...

  • 120
    涤荡

    刚吃了晚饭,就停电了。冬日的黄昏总是短暂的,窗外的那丝明亮转眼就没了踪影,四周很快静了下来。来这个乡镇工作快10年了,很少停电,乡镇虽不及城市里喧闹,可平日里那些...

  • 120
    升宴

    如今,干什么事情都喜欢搞个宴会,可能是渊源于我国悠久的吃文化。结婚办个婚宴,祝寿弄个寿宴,生孩子稿个满月宴,死人吃个丧宴,林林总总。这不,刚刚走进办公室的小张满面春风地吆喝着...

  • 120
    升宴

    如今,干什么事情都喜欢搞个宴会,可能是渊源于我国悠久的吃文化。结婚办个婚宴,祝寿弄个寿宴,生孩子稿个满月宴,死人吃个丧宴,林林总总。这不,刚刚走进办公室的小张满面春风地吆喝着...

  • 120
    人生如线

    人们常说,人生很复杂,总有太多纷繁杂乱的关系需要处理。 其实仔细想想,也不太杂乱,归纳起来大至为三情况,就像几何学里面的直线和曲线,只不过直线又分为平行线和相交线罢了。 第一...

  • 120
    人生如线

    人们常说,人生很复杂,总有太多纷繁杂乱的关系需要处理。 其实仔细想想,也不太杂乱,归纳起来大至为三情况,就像几何学里面的直线和曲线,只不过直线又分为平行线和相交线罢了。 第一...

  • 120
    又是春天

    这边柳树发芽 这边樱花吐蕊 这边大地春回 这边万物复苏 可那边呢 是否柳树发芽 是否樱花吐蕊 是否春回大地 是否万物复苏 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 却不知道 多少遍痛苦回忆 多少回...

  • 120
    又是春天

    这边柳树发芽 这边樱花吐蕊 这边大地春回 这边万物复苏 可那边呢 是否柳树发芽 是否樱花吐蕊 是否春回大地 是否万物复苏 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 却不知道 多少遍痛苦回忆 多少回...

  • 120
    空白格

    早上,换好制服,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天空连日下个不停的雨,一股透骨的凉意就嗖嗖的往身上爬,好像一下子就把夏天的燥热吞噬殆尽。翻翻日历,原来已经过了二十四节气中的“处暑”,难怪感...

  • 120
    空白格

    早上,换好制服,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天空连日下个不停的雨,一股透骨的凉意就嗖嗖的往身上爬,好像一下子就把夏天的燥热吞噬殆尽。翻翻日历,原来已经过了二十四节气中的“处暑”,难怪感...

  • 120
    梦聚

    昨夜 刻骨的思念中 你悄然入梦 衣冠楚楚 温文尔雅 招牌式的微笑 挂在嘴角 逝去的光阴 增添你些许 沉稳的味道 亲和的诉说着 你对某事的态度 又耐心的忍受 我那退不去的狂躁 ...

  • 120
    写给天堂的小弟

    时间一如既往流逝,算算你离开这个浮华的尘世已经30天了。30天,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可你却不会再出现,这个世界上永远失去了一个孝顺的儿子,情深的手足,和蔼的小叔,可亲...

  • 120
    你走了

    轻轻的 你走了 和来时不同 你带不走一片悲伤 淡淡的 悲与痛 刻骨又绵长 细细咀嚼世事无常 浓浓的 手足情 回味百般样 相看无语清泪两行 慢慢的 要习惯 总会有心疼 人生其实...

  • 120
    注定

    如果注定回头 我会停下脚步 凝神细细品味 一路如画美景 如果注定转身 我会步履轻盈 独自慢慢远行 一切还给记忆

  • 120
    莫惑

    月升,人独坐。风起,叶漂泊。嗟叹红尘谁人知,荷塘一对鸳映过。昨日黄花皆已落,莫,莫,莫! 相见,似无语。不见,更落寞。他日零落辗做泥,方觉万象烟影过。只怨痴心犹未改,惑,惑,惑!

  • 120
    度与渡

    最近心境很乱,十分矛盾、彷徨。 度,人生必须把握好的一件事,所谓适度、过度、失度等等,都是对事情分寸的把握,过之不行,不到位也不好,反正是要刚好正确,这个标准拿捏的好坏就是事...

  • 120
    莫惑

    月升,人独坐。风起,叶漂泊。嗟叹红尘谁人知,荷塘一对鸳映过。昨日黄花皆已落,莫,莫,莫! 相见,似无语。不见,更落寞。他日零落辗做泥,方觉万象烟影过。只怨痴心犹未改,惑,惑,惑!

个人介绍
光阴荏苒,韶华黯淡,不惑不介,且行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