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2017-10-12

    二十岁那年,我踏上南下的路。南下,一直缭绕在我所幻想的故事里面,就像撑着油纸伞的姑娘、湿漉漉的小青石板路、屋檐上滴落的雨珠结成了密密麻麻的帘子。可是当我顶着黑黑的眼圈和酸到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