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支持!👍👍👍

    2021年,短篇小说专题征文,读写活动,社群重启

    本文包含短篇小说近期重启多个活动,包括社群重启,有奖征文,读写活动等,请耐心看完,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看惯了生离死别的我们,渴望在新的一年...

  • 今天早上在编委群里看见的,离开简书很久了,但是对短篇小说专题还是很有感情。短篇小说专题从建立之初就有着自己的收稿逻辑和原则,巅峰时期,全天24小时,审核稿件速度不超过一小时,这是众多编辑在后台默默付出的结果,是读者作者看不到的努力。
    正如飞哥所说,短篇小说专题培养了无数优秀的小说作者,他们遍布在各大小说平台的优秀作者榜单里,简书是他们文字的拓荒地和试炼场。
    如果在简书都写不出来,也就不要妄想在别处拿文字换钱了。
    如今我们的编委已经飞速成长起来了,做编辑做公众号,做短视频做剧本杀,我们愿意时刻关注这里的新生代作者,为他们的文字变现、出版、改编对接渠道,提供建议。
    (当然,还有那个我不太喜欢的简书行距,或许他们也在默默的关注着你们。)
    所以,是骡子是马,都拉出来遛遛吧。

  • 120
    2021年,短篇小说专题征文,读写活动,社群重启

    本文包含短篇小说近期重启多个活动,包括社群重启,有奖征文,读写活动等,请耐心看完,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看惯了生离死别的我们,渴望在新的一年...

  • 看你的职场故事如身临其境。涨知识了!

    【人间文品】北京再见

    老杨来到北京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是应该留在北京,还是离开北京。 当时北京工厂财务总监位置出现空缺,我以为领导们考验我已经考验够了,顺手就把这块月饼赏给我了。结果,天上掉下个杨大...

  • 120
    【人间文品】北京再见

    老杨来到北京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是应该留在北京,还是离开北京。 当时北京工厂财务总监位置出现空缺,我以为领导们考验我已经考验够了,顺手就把这块月饼赏给我了。结果,天上掉下个杨大...

  • 过奖啦!艺无止境,相互学习,取长补短! @雅拉河畔泛扁舟

    爱你到天涯

    青莲爸对郝强家了如指掌。 他和郝强爸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并且同年考上大学。 大学毕业,郝强爸被分配到粮食企业,青莲爸分到烟草企业。 世事变迁,三十年后,他们都经历了企业改制,买...

  • 情真意切,好故事!🌷🌷🌷

    心有开花树

    本文章参加简书官方有奖征文「脑洞写作大会第二期|创意续写计划[https://www.jianshu.com/p/0c1367a284d7]」 很久很久以前,惠子就知道爸爸妈...

  • 120
    心有开花树

    本文章参加简书官方有奖征文「脑洞写作大会第二期|创意续写计划[https://www.jianshu.com/p/0c1367a284d7]」 很久很久以前,惠子就知道爸爸妈...

  • 谢谢友友!只想把故事写圆,逻辑确有疏忽!

    爱你到天涯

    青莲爸对郝强家了如指掌。 他和郝强爸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并且同年考上大学。 大学毕业,郝强爸被分配到粮食企业,青莲爸分到烟草企业。 世事变迁,三十年后,他们都经历了企业改制,买...

  • 120
    致月夜

    我怀揣半个月亮试图用微弱的暖给它一个圆满的夜晚不在乎梦会中断也不在乎风会吹走一些名字 我知道那缺席的另一端被捧在某个手心烧热了寒露和北风追赶星星的牧羊人正举起一杯清酒饮下夜空...

  • 小南加油,做中国的露易丝•格丽克!🌷🌷🌷

    致月夜

    我怀揣半个月亮试图用微弱的暖给它一个圆满的夜晚不在乎梦会中断也不在乎风会吹走一些名字 我知道那缺席的另一端被捧在某个手心烧热了寒露和北风追赶星星的牧羊人正举起一杯清酒饮下夜空...

  • 高智能机器人👍👍👍

    科幻 | 神秘事件调查录 第四卷 救赎4

    回到家,我们各自坐在沙发上,我给他倒了茶,然后我还没开始问,他倒先问我是怎么干预绑匪的? 于是我把干预的过程和他说了一遍,他点了点头。 这下轮到我问了,不过他还戴着那个易容面...

  • 科幻 | 神秘事件调查录 第四卷 救赎4

    回到家,我们各自坐在沙发上,我给他倒了茶,然后我还没开始问,他倒先问我是怎么干预绑匪的? 于是我把干预的过程和他说了一遍,他点了点头。 这下轮到我问了,不过他还戴着那个易容面...

  • 欣赏!🌷🌷🌷

    《笠翁对韵》十三元(2)

    《笠翁对韵》简介 十三元(2) 君对相,祖对孙。夕照对朝曛[ xūn ]。兰台对桂殿,海岛对山村。 碑堕泪,赋招魂。报怨对怀恩。陵埋金吐气,田种玉生根。 相府珠帘垂白昼,边城...

个人介绍
故事里的事,是也不是;故事里的人,有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