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井》

    起床后她便钻进厨房忙碌 烩菜,炖汤 偶尔用沾着鸭油的手 将额前的碎发,捋至耳后 她闻见蒸汽中的香味,便不觉 日子难挨,哪怕 心爱的玫瑰在卧室 正逐渐枯萎,哪怕 写诗的手 红肿...

  • 思念成谜

    《我在北方的孤夜》

    我在北方的孤夜 淋一场红色的大雨 北方的河流 躺着裸体的女儿 枕着羊皮诗集 枕着泥泞 枕着已死去的爱人的胳膊 北方的孤夜 血红色的暴雨如瀑 石头的孤独成谜 思念成谜 疼痛长满...

  • 我感到眷恋

    我感到眷恋 眷恋你顶着太阳为我而来 眷恋我点起蜡烛送你离开 眷恋在秋日余晖中 迟暮没有色彩 那是我不敢把头探向窗外 窗外找不到你的脸 只有一座黑房子 黑色屋顶与灰墙 灰墙上 ...

  • 中子星

    烙印在心中的炙热 肉身因枷锁而坚不可摧 未曾嚎啕却永远噤声的啼哭 感知坍塌的那一瞬 不是世界在你面前 而是你在世界之间 自四方展开的画卷 膨胀的蟹状星云里 也曾炙热的那一个 ...

  • 北风吹过的树

    下起了骤雨渡口无船 余生沿江而来 我走在对岸 在雨中 唤醒一棵 北风吹过的树 北方的风暴熄灭来路 泥土干旱的深处 种子做着大海咸湿的梦 头枕在黑夜的柴堆旁 耳边响起阵阵波涛

  • @翠姑娘 谢谢你的关注,读了很多你的作品,平时也爱写写东西,什么是真正的诗,什么又是真正的诗人,这不是一个真正值得我们去探索的问题亦或是真知吗?

    仿佛参透无知

    为开一扇窗而砌一座墙 点起灯来寻找黑夜 黄昏里 多少次远行与归途 只为下一次回首 活着 是水在身体里走 是大地承接着种子 而种子承接着雨 依旧活着 像一阵风 得以依靠的 只有...

  • 冻土

    崎岖湿滑的针叶林 暗流涌动的沼泽地 最难走的 是未曾走过的雪 撒一把盐 影子坠崖而去 我在另一座悬崖上颤抖着 死亡的阴影不远 风来自 九只九头鸟的悲鸣 风中的昆仑山不远 多想...

  • 失语

    在远处是云 因风而来 随风而去 眼前是吹也吹不开的雾霭 太阳把自己献给黑夜 长夜永明 光芒却不再怜悯 风中伫立着 陷入沉思的刑天 黄昏是一声模糊的耳语 干脆合上眼 在松树下接...

  • 仿佛参透无知

    为开一扇窗而砌一座墙 点起灯来寻找黑夜 黄昏里 多少次远行与归途 只为下一次回首 活着 是水在身体里走 是大地承接着种子 而种子承接着雨 依旧活着 像一阵风 得以依靠的 只有...

  • 沙漏

    岁月如沙漏 将苦难注入余生 并适时颠倒 一切余生 都由两种罪行 占有与虚无书写 凝神留步间 光挤在沙粒的缝隙 肉身抵达黑暗的背后 方知晓 那躯壳无法被填满 玻璃终会被 最柔软...

  • 大雁

    振翅而起时 天空即是陆地 出云端寻求庇护 心向往 温暖开阔处 大雁,胸膛在 八千米高空中微微颤抖的那一只 正在进行的 不是逃亡 是归宿 就这样在曲折路上笔直地走上一遭 等到来...

  • 房间

    多年以来无人问津 岁月在这里专注于一件事 掀起蒙尘窗纱 时光将镜子磨花 一张越剧海报 从黑与白的时代探出头 盼望着在色彩缤纷的光中消融 睡脸在消融 倒扣在桌前的绿皮画报 脚步...

  • 白色的岁月

    凝望在深秋的雾里等啊等 等到风来 凝望是森林全身心的升腾 吉他记得自己的前世 一棵迎风的树 不曾言每一个音符都像叶子般飞舞 但歌声停歇已不见来时的路 伸手抹开脚印 再次击弦 ...

  • 灰烬

    究竟活在桃花源外多远的地方 枕星而眠时 回答是四百公里 还是一千八百年 在梦中遇见醒来的陶潜 披着浸湿的棉被围坐在火炉边 我们唱着 死去越人的歌 生者和逝者一样 无法合眼 太...

  • 谶言

    北风淌过 一片俯首的芦苇地 站在云层现身的风里 仿佛河面荡漾着现实的脚步 而我才是倒影 感到这般麻木 并非因冰冷刺骨 而是没有温度 我也曾是 单单一行热泪 是蓦地瞥见这悲恸而...

  • 在喧嚣中能写下什么 在寂静中能听见什么 死亡是一盏降生时点亮的蜡烛 愿意亲手在这光芒中闪耀一次 愿意是亿万细胞共同的呓语 是百年悸动中平凡的一幕 是我 黑夜的孩子 和平与战乱...

  • 汨罗之秋

    走出村庄 带着凝聚在头顶的雾霾 一座永远生长的森林 鱼和虾捕获着人的影子 白昼的汽灯昏暗但不再泛黄 万声船号中独自失语的 云梦大泽是谁衰老的父亲 以淤泥为桨在泪痕中滑行 一条...

  • 过故人庄

    1 那天晚上 用河畔的月光拴起白帆 把自己拴在船头 睡意是心沉入水底 比夜更深 那天晚上 无人在对面山上唱起情歌 2 梦中遗失的 醒来后永远逝去 秋日从你的酒杯升起 没入我饥...

  • 林荫道

    那双手松开了 承载着破土之痛的沟壑 万物匆匆而过 除了这一片尚未着陆的 秋叶落了 秋叶落了 无花无果的树 终于了无牵挂 浓烟消散 火苗已成熟 在我的脚步间燃 在你的眼瞳中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