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如果孩子被打了,父母该怎么办?

    开学刚两天,一位妈妈便向我倾诉:“宝宝在幼儿园被同学抓伤了手,两条血印。虽然老师也跟我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也向我道歉,可是我心里总是不舒服。孩子被打,我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呢?”...

  • 120
    人生马拉松

    我33岁那年秋天决定以写小说为生。为了保持健康,我开始跑步,每天凌晨4点起床,写作4小时,跑10公里。 我是那种容易发胖的体质。我妻子却无论怎么吃也胖不起来。这让我时常陷入沉...

  • 120
    我的精神家园

    我十三岁时,常到我爸爸的书柜里偷书看。那时候政治气氛紧张,他把所有不宜摆在外面的书都锁了起来,在那个柜子里,有奥维德的《变形记》,朱生豪译的莎翁戏剧,甚至还有《十日谈》。柜子...

  • 120
    凭什么羞耻

    月经,一直以来都是生活中难以启齿的生理现象,在人类文明史中也不断被污名化,总是在被提及时略带羞耻。直到今天,亦复如此……然而,问题是:凭什么难以启齿?凭什么要感到羞耻? 体液...

  • 120
    论年龄

    古稀之年在我们的一生中是一层台阶,跟其它所有的人生台阶一样,它也有自己的外表、自己的环境与温度,有自己的欢乐与愁苦。我们满头白发的老年人跟我们所有的年纪较轻的兄弟姐妹一样,有...

  • 120
    卖猪肠粉的女人

    家父早餐喜欢吃猪肠粉,没有馅的那种,加甜酱、油、老抽和芝麻。 年事渐高,生活变得简单,佣人为方便,每天只做烤面包、牛奶和阿华田,猪肠粉少吃。 我回家陪伴他老人家时,一早必到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