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freiabereinsan 常来常往,感谢

    遮蔽的天空

    敬笃 遮蔽的天空下,无物存在。 那无数破碎的灵魂, 在绝望中求生。 无比锋利的刀刃, 刻画着命运的轮廓,在无意义的世界里,专注于自己的救赎之路。 寂静而空旷的沙漠, 隔断了心...

  • @大麦子就是我啊 好哒

    目睹

    敬笃 听说,只有在夜里,猫头鹰才会啼叫。那如泣如诉的声音,把悲伤写进笔记本。 黑色的柳条,牵挂着无数条生命,迷途的乌鸦,在脆弱的天空中流浪。 没有作者的序言,于黎明时分,期待...

  • 目睹

    敬笃 听说,只有在夜里,猫头鹰才会啼叫。那如泣如诉的声音,把悲伤写进笔记本。 黑色的柳条,牵挂着无数条生命,迷途的乌鸦,在脆弱的天空中流浪。 没有作者的序言,于黎明时分,期待...

  • 嘲笑

    敬笃 我嘲笑过你,你也嘲笑过我。 我在无聊的时候写诗,你在无聊的时候游戏 都是活着的方式,没有什么不同。 我会在读书的时候误食墨水,你会在游戏的时候啃食鼠标 那不同的食物,却...

  • 档案1

    敬笃 垃圾桶成了一片垃圾 被装进另一只垃圾桶,铁皮生锈 像是给时间涂了一层厚厚的颜料 每一个隆起的包,都是岁月留下的褶皱 没有苍老,只有被遗弃的落寞 2019.5.26

  • 丁香

    敬笃 从不抱怨的丁香,在尴尬的春天兀自开放,那干冷的天,正是北方阴气缭绕。 香味,杂陈着孤独,低矮的身躯与紫色的花蕊,凝望着你来时的路。 无需赘言,时间的巫术,在大祭司的祈祷...

  • 静止的水

    敬笃 水在时间中静止,一块未经打磨的石头, 猜测出月亮升起的地方。夜晚 纠缠不清的萤火虫,在植物的肩膀上 释放光。不是黑暗的黑暗, 在月色的驱使下,改变了世界的模样。 还有什...

  • 目睹

    敬笃 听说,只有在夜里,猫头鹰才会啼叫。那如泣如诉的声音,把悲伤写进笔记本。 黑色的柳条,牵挂着无数条生命,迷途的乌鸦,在脆弱的天空中流浪。 没有作者的序言,于黎明时分,期待...

  • 阅读灵魂

    敬笃 我出窍的元神,在四野游荡,踩云袭月,只为寻找一处,将息之所。 翻烂的书页,每一个碎裂的文字,都寓言一种生命,我看到的也许,太过狭隘。 被标点串联的句读,仿佛肉体的汗毛,...

  • 松潘听雨

    敬笃 翻越蜀道,于高天之上,静候一场风波。 闪电雷鸣间,万物颤抖,不安分的雨幕,穿透云朵,织出新的混沌。 词语,给天地绘图。 目光,给乾坤铸色。 嘎礼台草原,有一匹迷失的白马...

  • 档案2

    敬笃 雨夜阅读广告牌,而广告牌也在阅读我, 虚假的镜子与照进现实的光 停留在反射弧上的文字,是一帘折叠的水珠 路灯,忽明忽暗。如果血腥的味道再浓一些 那么,谎言编织的恐怖电影...

  • 落日 - 草稿

    敬笃 我借着东风,还乡。 蝴蝶彩黑色的记忆中,飞舞。 生活的绝句,沿着罪恶之路,醉酒。 没有雨,就没有来世,没有云,就没有往生。 世界的秩序,即将在夜色苍茫中,拉开帷幕。 一...

  • 玫瑰,在未来

    敬笃 沉默,是为寻觅未来的深渊 孤绝的玫瑰,高傲的吮吸爱的乳汁。 我就想独自一人,看到我看不到的事物 或许,爱情会带来痛苦,维纳斯也会自断双臂 崇高而庄严的梦,漂在空气中的第...

  • 档案3

    敬笃 风,没有眼睛,却把世界看的很清楚。 草,没有耳朵,却把世界听的很清晰。 我曾经以为,古人的风更虚无, 在时间的山谷中不停地嘶吼。后来 我看到那些停在纸上的句子,钻进骨头...

  • 假象之书

    敬笃 绿叶代表着伪装,重构了春天的幻境,一切巧妙的鸟鸣,虚化了时间的背景。 水泥浇筑的楼房,死亡一般颤栗,比幽灵还要恐惧,苟延残喘者在瞬间忘却自我。 一场雨,浇醒了梦中的你,...

  • 夜的草原

    敬笃 无数的萤火虫,在天空中舞蹈。夜的草原,没有灯,没有梦。 柔和的风,邂逅了一种美丽之后,匆匆离开。 你曾经不停地数星星,微光映在脸上,比音符还跳跃。 篝火如盛开的花,把夜...

  • 佛像

    敬笃 我将佛像从石头里抠出来, 眼睛,被风掩埋,那沙粒 如母亲的眼泪一般慈祥。 我将佛像放进石头里, 封闭的空间,胸怀了一个世界。 我没有信仰,而信仰的佛像, 走进我,在琐碎...

  • 北风吹

    敬笃 一场时间的盛宴,没有停滞的孤独,也没有思想的虚空,藏在植物深层的记忆,怎能少的了风的残忍。 所有的愿望,都与宿命相连,忧郁的眼神深处,一枚枯萎的树叶,折叠秘密。 岐伯言...

  • 朴素主义河流

    敬笃 流失的水土,是对自然的怨愤,止于平原的历史,总有终结者困惑。 悖论中的高山流水,承天应命,只为完成宣泄的使命。 沿河行走,一种朴素主义的思想,涌上心头,那是河水滔滔的痕...

  • 目睹

    敬笃 听说,只有在夜里,猫头鹰才会啼叫。那如泣如诉的声音,把悲伤写进笔记本。 黑色的柳条,牵挂着无数条生命,迷途的乌鸦,在脆弱的天空中流浪。 没有作者的序言,于黎明时分,期待...

个人介绍
敬笃:青年作家、诗人、诗评人,外国哲学研究生,主编民刊《吉林诗聚》,诗歌、评论、散文、小说散见于《诗刊》、《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上海诗人》、《散文诗世界》、《中国诗人》、《诗潮》、《星星》、《延河》、《中国诗歌》、等各类刊物,入选各类年选若干。曾获第二十九届、三十一届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奖,长春市散文诗歌大赛二等奖,全国大学生小说大赛优秀奖,著有诗集《凋谢的孤独》,长篇小说《青春过往的流放》,散文集《孤独者如是说》。个人微信号:jingdu616,随时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