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这总被停滞的人生,该怎么办

    我想要一个剧本,因为我总是过不好自己的人生。我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能做的。我不想被人讨厌,害怕说错一句话,害怕做了别人不喜欢的事,害怕碍了别人的眼。我小心地保管自己,生...

  • 失眠的夜

    凌晨二点。 小果子夜里接近十二点时哭醒的,她指着床以外的地方嗯嗯哼哼的,我说你要下去啊,她点头。抱起来后她又指着关闭的门嗯嗯嗯的,我说你要出去啊,她又点头。她爷爷正坐在外面开...

  • 我认识你吗

    我认识你吗? 人活一世,能够真正认识并来往的人有多少是可以知道的。就像一颗树,有的繁茂有的稀疏,从根本来讲都是有原因的。 我的人生也许才过了一半,却也足以知道我这一生会与多少...

  • 120
    月亮上的女人

    她住的地方只有她。 风,是有脚印的。地上有的是泥土,有的是沙土,有的已经被长出的草根所遮掩,可是你若仔细,是能看见那些脚印的,它们杂乱,又总让你觉得是有秩序的。说是脚印,又不...

  • 2020-10-21

    是否有生来冷漠这种情况的发生? 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文字去写自己经历的、看到的,许多事情? 有时候从另一个角度看来,总觉得所有的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好久没有回到这里,没有写下...

  • 恶魔的产生

    生来的恶人总是少数,就如古语有云:人之初,性本善。所以才会有人喜爱婴孩,不管何时,只要是婴孩和大人的对错,错的都是那些大人,即使真的是婴孩,也会觉得可以被原谅,只是后来更多的...

  • 2020-06-11

    一阵风吹过,并没有带走什么,我以为是他来了,就如好多年以前,也是一阵风吹过,在一片很多人去的后山,那里的植物被风刮的呼呼响,我蹲下身子盼着等过这阵风,旁边的枝条吹打到我身上,...

  • 2020-06-09

    看见他的未接电话我就知道是有事的,也还是回了一个,声音充满了可怜,说是没有钱了,给他打点钱可以吗?病情越来越重,每天都在打针,也不能吃东西了,就昨天晚上还稍微好点休息了下。 ...

  • 记一只狗

    我是想他的,在很多个时候,悄无声息又或故意,总是在脑海出现他的身影,和他那无数次温暖又亲切的拥抱。 他最后死了,埋在了哪里确切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有时问起,爷爷是恼火的语气,也...

  • 死去的乌龟

    发现它不动了时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它趴在盒子里一动不动,我以为它只是休息,用手去动它,它还是不动,又等了一天,再去看它时,身子已经僵硬才确定它是真的死了。 我不知道是因为疏忽...

  • 走过的他

    来来去去,已经看见过好多次的他,不知道家住在哪里,不过想来应该是不远的,不然怎会总是来来去去呢。他的眼睛里不知道看到的都是什么,看着他来来去去的,总觉得他无措的很,似乎不受控...

  • 我爱她吗

    我爱她吗? 很多时候我看着她好像不带感情,不知道是因为生活的环境和相处的人不如意带到了我与她相处的情感里还是我本就是这样? 她是我的孩子。 我看着她哭闹,虽然更多的时候是心疼...

  • 2020-06-04

    不知道该怎么说起一段感情,似乎很多的相遇都是注定,在人一生之中,从出生开始就有了轨迹,只是我们不自知,想着一切不过天命,有时妄想登的更高,人一生之中,总是平衡,到了最后所有的...

  • 2020-06-03

    我在替谁走一遭 我总觉得,我活着并不是单个的自己,可是若是细究起来,我到底是替谁走这人世这一遭呢? 成长伴随的是许多的苦恼,很多时候不知如何是好。年幼之时总是渴望长大,总觉得...

  • 2020-06-02

    昨晚跟婆子妈聊到了人死后之事,说起人死后是否还有记忆?是否还会回来看家人? 我觉得人死了就是个和这个世界再无关联,和自己的家人也没了关系,只是活着的人会永远记挂。 可是她又说...

  • 释怀的生活

    她坐在那里一脸忧愁,好似满腹心事却又无从说起,显得孤独又无助。她并没有哭,所以过往的人并不会特别注意,似乎透明一般,好像根本不重要的存在。她想起一些事,忧伤的很,想哭一下,却...

  • 水里的鱼

    风从那条河面吹过,因太过轻柔或许,并未给河面带去任何影响,它还是不紧不慢地流淌,声音小的只有河里的石头知道,还有那顺流的鱼。一条不算太大,全身乌黑泛着浅紫的鱼露出了水面探出了...

  • 她的眼里我是那个不成器的孩子

    去她那里的时候,我只不过想逃离我当时呆的地方,想着她答应的会给我学一门手艺,仅仅只是想改变,不想过当时过的那种生活。有时候好好的,爷爷会突然说些让人难过的话,要不就是和奶奶吵...

  • 一个叫做果果的狐狸

    在一处名为‘葵眸’的地方生活着一些得了灵力的仙物,他们本是凡身实实是因了那得到的灵力而变得不同。偶得之初只是欢喜,他们站立如同行走的人,开口便言,那长久贴伏地面的四肢也格外的...

  • 那只猫

    只是因为看向窗外想起的她,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每天吃的饱不饱? 不知道她还记得我吗? 知道自己快要离开那个地方了,她是最让我放心不下的,我不想让她每天风餐...

个人介绍
你是我心底过不去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