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镜(二)魂绣缘

    当乔敏再次睁开眼时,她看到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醒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自己的右旁传来。她向右转过头,看见了燕绥桢正拿着一卷竹简翻阅着。 “我这是...

  • 镜(二)魂绣缘

    筱雨他娘亲昵地拉着筱雨的手,端详了好一会儿,抬头,探究般地盯着筱雨的眼睛,问道:“雨儿啊,你是不是也在刺绣啊?” 筱雨猛然抽出自己的手,背到身后,呵呵笑了两声...

  • 镜(二)魂绣缘

    一位老妇戴着面纱从台后走到了台前。她身着藏蓝色大袍,凡是显眼处都用金丝绣着娇嫩的花朵。老妇双手拢在袖间,轻贴在腹部,无端地生出一种庄严肃穆之感。 台下的人们痴...

  • 镜(二)魂绣缘

    为了能在展览会前完成手中接下的单子,筱雨夜以继日地刺绣。接连几晚,筱雨那屋的灯光一直亮着,直至天明。 碧莲给筱雨送早饭时,看见筱雨还在伏案工作,脸上挂的黑眼圈...

  • 我就想知道你这是哪来的原型

    忘情村屠鸡

    2018年9月8日 星期六 【引子:烤炉】刘鸿镇 这星期,我们班的人突发奇想,要弄什么踏秋活动,说白了就是BBQ,在今天中午举行。这够不错了,投入紧张学习的初三学生很少能有这...

  • @Metropoli 好 我努力 不过开学前是不可能了

    镜(二)魂绣缘

    最近几日,筱雨接了不少的活,每天都呆在屋里专心刺绣。她一捏起银针,就停不下来了。不吃不喝,潜心钻研手中的艺术品。碧莲看她日渐消瘦,心疼不已,总是劝她多吃点儿。筱雨每次...

  • 镜(二)魂绣缘

    最近几日,筱雨接了不少的活,每天都呆在屋里专心刺绣。她一捏起银针,就停不下来了。不吃不喝,潜心钻研手中的艺术品。碧莲看她日渐消瘦,心疼不已,总是劝她多吃点儿。筱雨每次...

  • @Metropoli
    谢谢

    镜(二)魂绣缘

    “是,这样吗?”碧莲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没想到筱雨只是一个弱女子,忍耐性却如此强。 “我只是为了找我的母亲。再大的苦难我也承受的住。”筱雨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 镜(二)魂绣缘

    “是,这样吗?”碧莲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没想到筱雨只是一个弱女子,忍耐性却如此强。 “我只是为了找我的母亲。再大的苦难我也承受的住。”筱雨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 镜(二)魂绣缘

    那天,李老板特意带了礼物来看望筱雨。他一脸喜气地进到了院子里,准备到屋里跟筱雨讨论下绣坊的发展。他可是把筱雨当做了自己的摇钱树,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这不,各个下人都是...

  • 镜(八)魂绣缘

    吴妈和李老板二人走进来了。筱雨低着头专心刺绣,无暇顾及二人的到来。二人也不急,就在一旁仔细研究筱雨的刺绣。 筱雨绣的是一副江南烟雨景。画面占主要部分的是一座桥...

  • 镜(二)魂绣缘

    那天正是夏季里最炎热的一天,筱雨穿着轻薄的纱裙,应吴妈的要求到一家绣坊里给其现场刺绣。 绣坊的老板是个膀大腰圆的中年男人。戴着一个朱红色的帽子,眼睛眯得比针孔还...

  • 镜(二)魂绣缘

    那个老妇人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她身着一身暗紫色的衣袍,衣袖上用金丝绣着朵朵牡丹,并没有把边绣全,意为“富贵无边”。腰间系着一根藏蓝色的腰带,腰带上居然缝制了几...

  • 镜(二)魂绣缘

    等筱雨出来后,就看到碧莲一副“我很好奇”的样子。筱雨向她眨两下眼睛,表达自己的疑惑。碧莲立马恢复原状,毕恭毕敬地服侍筱雨用餐。筱雨刚拿起筷子又放下,转向了碧莲:“你有...

  • 镜(二)魂绣缘

    夕雀一来,府里原本的厨子们都被遣散了。临走时,掌勺的还问管家,凭什么把他们随便辞退。他们可是大东家钦点的!管家也是很无奈啊,筱雨是大东家最看重的人,她的话在这个地方比...

  • 镜(二)魂绣缘

    柒染不愧为城中最豪华的酒楼。正对门拜访着一个大舞台,众多女子在上抚琴起舞,客人们边吃饭边欣赏艺术。店面装饰虽是看起来朴素,却在雕刻上精心钻研。每一处,都可以说是鬼斧神工...

  • 镜(二)魂绣缘

    魂绣之所以如此出名只是因为它那别具一格的经营方式和绣娘。 魂绣的绣娘长什么样,除了店里的大东家和绣娘的贴身丫鬟,谁都不知道。许多人都说这绣娘是国色天香,倾国倾...

  • @Metropoli 呃呃 这是早晚的事

    镜(二)魂绣缘

    又是一个艳阳天。 苍和燕绥桢一齐在屋中习书法,这似乎是二人日常中最喜爱的事。正是清净时,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打破了此时的静谧。 燕绥桢放下手中的毛笔,...

  • 镜(二)魂绣缘

    又是一个艳阳天。 苍和燕绥桢一齐在屋中习书法,这似乎是二人日常中最喜爱的事。正是清净时,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打破了此时的静谧。 燕绥桢放下手中的毛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