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0
    砸鼓头

    枣儿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因为会唱歌,甭管什么样的歌,她听着听着,就会唱了。相对于其他那些刚刚从“生产队”里解放出来的“个体户”来说,枣儿无疑就是一个怪胎,毕竟,庄稼人不是靠嗓子...

  • 240
    一生情

    一生情 焦小桥 “香,等春江水暖桃花开时,到岸边去等禾吧!”“花,你去哪儿?你去哪儿?” 香只听到花的声音,却看不到花,前面云里雾里朦胧迷幻,花的影子若隐若现渐渐消失…… “...

  • 240
    记忆深处的温暖

    一直想写奶奶,却一直没有动笔。 直到前几天,闲在家里,翻看母亲的遗物时,无意中看到其中一篇文字里提到了奶奶,而且,揭开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让我震惊的同时,特别特别怀念她。 其实...

  • 240
    无话可说的婚姻

    情感故事,每天轻轻为你讲述! 楔子晚上九点,刚加完班的我开车朝家缓缓驶去。我摇下车窗,微凉的风一阵阵抚过我的面颊,倏尔,两滴清泪悄然滑落,终至滂沱! 我现在是宁愿加班也不想回...

  • 240
    我从哭泣中醒来

    情感故事,每天轻轻为你讲述! 楔子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到韩国领事馆工作一年了,我还是常常做这样的梦,相似的场景,反复地上演,醒来只觉心肝俱裂、痛苦异常。 最令人无...

  • 240
    又见炊烟升起

    一个人,两只猫的时刻。 2020年3月31日凌晨,隔离会被宣布结束。没有悬念的等待,忽然无趣了。 好像似乎大约是听到了: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所有的所有构成了各种混...

  • 240
    装在柜子里的人

    夜深了,窗外的月光顺着不远处的大树桠,沿着窗台溜进来,虚弱地在房间里投下些许枝桠和树叶的影子。屋子里的窗帘常年仅仅是摆设,是的,我需要光进来,最好能直直地强烈地打进我心里我身...

  • 240
    骑车过长江

    那时候,到靖江还没有江阴长江大桥,不管车子和人过江都要靠大轮船摆渡。 那时候,我骑摩托去靖江,摆渡过长江。 那时候,我是村办厂供销员,由我向靖江轧钢厂采购定制的钢圆。有时候,...

  • 240
    你不娶我,对我那么好干嘛啊?

    公司来了一位绝世美女聂晓倩,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办公室的自恋狂魔满士风通过仔细对比,觉得她具备林庆霞的气质、章子伊的身材、刘一飞的眼睛、谢妠的鼻子、赵丽莹的嘴巴、杨咪的酒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