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云中飘舞 😄无大碍

    医院札记

    邻床是一对平凡的夫妻。 丈夫三十来岁,和大多数油腻的中年男人一样,大着肚子,略显臃肿,皮肤黝黑。一米八多的个子,在平日里的状态,应该算得上大汉这样的称号。 旁边的插氧装置不停...

  • 哈木事😬

    医院札记

    邻床是一对平凡的夫妻。 丈夫三十来岁,和大多数油腻的中年男人一样,大着肚子,略显臃肿,皮肤黝黑。一米八多的个子,在平日里的状态,应该算得上大汉这样的称号。 旁边的插氧装置不停...

  • 120
    一颗心(二)

    我在这平静的年华里略显突兀曾经反驳的话语现在只字不提曾经展开的眉头又缓缓锁紧炽热的梦啊曾经的孤勇就要潜藏于钢铁丛林大地宽厚容纳千万善恶悲喜人心万变谱写诸多是非曲直我在这平静的...

  • 之夜

    暗沉的夜 也没有一丝微风 沉睡之后的苏醒 探出树冠的精灵 遥遥一指画过头顶的天穹 一颗,两颗,三颗 熄灭的星星绽放出荧荧的光烁 挂在天边的血红的圆月 由白细的手腕一握 便送至...

  • @鑫丫头xlx 😁生活会让你摔倒的

    致一个自由主义者

    睡不着了,敲碎回忆的蜜罐 一个自由而又完整的夜晚 除了这些锋利的碎片 瓦片上完整地,爬满各种颜色的蚂蚁 他们遮住了刀具的锋利,密密麻麻的身影 在灯下 拥拥挤挤地,爬进眼中,爬...

  • @金钗银环 是啊好久不见了😬

    我曾

    我曾听闻那熟悉的音乐 店家播放它来吸引顾客 在无尽的循环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我曾习惯这繁忙的城市节奏 行走的背包,盛装列表回放的音乐 那落日的余晖,在广场旗帜上缓缓停落、...

  • @云中飘舞 谢谢云姐,写写随笔😬

    致一个自由主义者

    睡不着了,敲碎回忆的蜜罐 一个自由而又完整的夜晚 除了这些锋利的碎片 瓦片上完整地,爬满各种颜色的蚂蚁 他们遮住了刀具的锋利,密密麻麻的身影 在灯下 拥拥挤挤地,爬进眼中,爬...

  • @买米的人 😄

    我曾

    我曾听闻那熟悉的音乐 店家播放它来吸引顾客 在无尽的循环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我曾习惯这繁忙的城市节奏 行走的背包,盛装列表回放的音乐 那落日的余晖,在广场旗帜上缓缓停落、...

  • @悠叶_ 😄歌呀

    我曾

    我曾听闻那熟悉的音乐 店家播放它来吸引顾客 在无尽的循环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我曾习惯这繁忙的城市节奏 行走的背包,盛装列表回放的音乐 那落日的余晖,在广场旗帜上缓缓停落、...

  • @云中飘舞 我们都得往前走,谢谢云姐细心点评,早😬

    我曾

    我曾听闻那熟悉的音乐 店家播放它来吸引顾客 在无尽的循环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我曾习惯这繁忙的城市节奏 行走的背包,盛装列表回放的音乐 那落日的余晖,在广场旗帜上缓缓停落、...

  • 春天悄然谢幕

    春天悄然谢幕 夏天接受了它的地盘 在小粉蝶欢快闪动的翅尖上 阳光在彩排炽热的舞蹈 总觉得春衫还未穿够 夏装就闪亮登场 岁月的风暴把身体摧残的遍体鳞伤 却无力把每一个伤痕都圆润...

  • 现实都在变得让人不知所措

    只是

    文/悠叶 爷爷在老家对面的山上睡了二十三载应政策规定不得已 要挪到统一的墓林天已足够明亮没有人惧怕光下的死亡我们直面腐朽的气息时间已足够漫长没有人会再感伤落泪我们在墓前谈笑风...

  • 120
    只是

    文/悠叶 爷爷在老家对面的山上睡了二十三载应政策规定不得已 要挪到统一的墓林天已足够明亮没有人惧怕光下的死亡我们直面腐朽的气息时间已足够漫长没有人会再感伤落泪我们在墓前谈笑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