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夏日大作战之“我在东北玩泥巴”

    我的前二十一年的人生分为三个阶段: 一是婴幼儿时期(大约三岁以前),记忆所剩无几。 而是童年时期(大约十二岁以前),记忆尚存一些。 然后是青少年到现在的青年时期。婴幼儿时期我...

  • 【国学与传统文化】专题投稿说明2.0

    什么是国学?尽管学者、专家阐述者众多,但是学术界至今并未达成共识(www.jianshu.com/p/bee7fdf9ee65)。 “国学”一说产生于西学东渐、文化转型的历史...

  • 120
    少爷和丫鬟的那些事儿

    今日在追《神厨小福贵》,晚上老爸老妈总会看一些儿在我看来根本没啥意思的抗日剧,大概是神经早就被抗日神剧给磨没了。跟着他们看了两眼《骡子和金子》。 故事主要是青年马夫骡子家住湘...

  • 120
    简书五专题炎夏征文丨你与你所铭记的异国影视/小说

    也许你会告诉我们一一于你而言,至为深刻的那部异国电影、那本泛黄的他国小说、那些一次次等待更新的异域TV剧…… 天气已然入伏,灼热的光仿佛焚尽了一座城,耀目的日色像是一场声势浩...

  • 第一,嫁的是大牛不是大牛家,第二他第一次说他妈养他不容易的时候就应该分开了,这种以孝顺的名义来压人分不清主次的人趁早远离,第三夫妻关系高于亲子关系,对于爹妈和自己孩子都应该是这样,第四这种自己身体有问题脸皮薄不去治疗,等着妈妈去说自己妻子还不解释的人就是垃圾,什么大男子主义,不要脸。🌚

    “就因为我生不出孩子,婆婆让我净身出户”

    文/图/遇见zhangxuyang 01 我和我的丈夫今年结婚是第三个年头了。 我和他(大牛)是大学认识的,那年我们都在上大三,不过我们不在一个系。 我的丈夫大牛人胖胖的,不...

  • 120
    微言大义之《神厨小福贵》(一)

    前日用手机翻看微博,一条“文学顾问余华”的关键词出现在热搜里。于是出于好奇心就点进去看了内容:十年前的动漫《神厨小福贵》的文学顾问是余华。余华,何许人也?读过书的人都知道他的...

  • 120
    终将过去的“梦魇”——观《芙蓉镇》有感

    那是平静的一天。胡玉音在从王秋赦手里买来的宅基地盖起的二层小楼建成庆贺的宴席上,又是敬酒,又是鞠躬道谢。这阵阵喧闹的声音传入不远处来到王秋赦家里李国香的耳中。在她眼里,胡玉音...

  • 鸟和家

    我家是农村里很常见的二层楼房,一层住的屋子都贴了地板砖,门都是深红色的那种,在客厅外面的照明灯座上,去年曾有小燕子来筑巢。 我在本市上学,所以每个月都会回家,而去年冬天大概十...

  • 婚前性行为并不是不自爱,除非你是出去乱约炮乱搞,那才是不自爱。

    现实生活中,邱莹莹和应勤能走多远

    1 《欢乐颂2》,邱莹莹为了找机会劝樊胜美和王柏川和好,决定以介绍自己男友应勤给大家认识为借口组织一个饭局。为了怕曲筱绡捣乱没叫她,但是小曲一番软硬兼施,只好也请了她。 彼时...

  • 怎么说,黛玉天性如此,命中注定会这样。如果她真的变了,会去上下逢迎,那她都不在上黛玉了。

    尘锁红楼:贾母为何弃黛选钗?

    一直以来,对于贾母给予外孙女黛玉的爱,都让漠尘非常感动,觉得这是世间最美好的。然而,每每想到贾母弃黛选钗,最终同意让宝钗嫁给宝玉,而且在黛玉病入膏亡离世之前,不曾去看望去安抚...

  • 加油

    尘锁红楼:做人不能太甄士隐

    甄士隐是红楼梦开篇便描写的人物,虽不是主角,甚至连配角都算不上,却为宝玉后来出家埋下了伏笔。最重要的是,漠尘以为,甄士隐的人生悲剧,实际上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警示。 且先看下原...

  • 120
    朝与霞

    渐已入夏,太阳升起的时间愈早,温度也慢慢升高。露珠俯路的景象已是不见。近惊蛰,前日晴天,昨日即已狂风骤起,而今日晨起已是白雪纷飞的时光也一去不回。本准备的棉服看已是用不上了。...

  • 120
    牵牛花(一)

    每个小姑娘大约都曾有一个做个种花仙子的念头吧!虽不至桃花十里、压枝满蹊,但每天能看到或红或黄的颜色,定是十分美好的事情了。 于是,银钱无几的我在淘宝上下单买了一些花种,据店家...

  • 120
    一朵花的历事

    上了大学后的我,一直以来都有个想法,就是能种出一棵花。至于是什么花,反倒是没什么讲究。于是在去年的十月份我网购了一些儿花的种子。不贵。但是,总归是很稀有的物件,所以初时,仅是...

  • 120
    酒中仙——李白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这是杜甫对李白的评价,后世也因此称李白是酒仙。当然,李白也是诗仙——谪仙人。此语出自同为“饮中八仙”之一的贺知章。说来诗仙也是仙,是否应该是...

  • 桃花源记

    一 我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子,今年刚刚7岁,还没有过生日。所以七岁只是虚岁啦。妈妈给我扎头发时,常常说,我的头发发色偏黄,又比较稀少,扎起来就不甚好看。但是妈妈说,在她眼里我最好...

  • 120
    当我想起这首歌

    现在是十一月六号晚上十点二十左右,戴着耳机坐在被窝里码字,手机里单曲循环着的是《后来的我们》。 记得小时候见过的第一个手机是老爸为了业务方便去买的翻盖机,后来因为老爸觉得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