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羊与蒲公英-19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很抗拒接电话,特别是晚上下班后,突如其来的各种铃声能吓我一跳。然而即使在睡眠时间,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令我爬起来看手机,生怕自己错过任何工作信息。 今...

  • 羊与蒲公英-5

    久别重逢,我和老海相约去学校的“龙门客栈”喝酒。几杯酒下肚聊了几句,才知道他也考进了我们学校,学的是计算机专业,还跟我住在同一栋宿舍。 “呃,你怎么不去美术系?”我打着酒嗝问...

  • 羊与蒲公英-4

    大学开学那天,我特地不让父母送我,父亲也赞同我,说我长大了,需要独立。母亲倒是很想看看我们学校是个什么样子,于是我一个劲地承诺说到了拍张照片给她看,可是到了学校我就后悔了,因...

  • 羊与蒲公英-3

    老海喜欢画画,也喜欢听我讲故事,他的厉害之处在于能边听故事边将内容画下来,简直到了同声传画的地步。他的画取材于我所讲的故事,却又不拘泥于这些故事,以至于每每我反过来看它们时都...

  • 羊与蒲公英-2

    我认识老海的时候他叫海童,更早的时候他其实叫海桐。 有一回我问他为什么要改名字,而且还改了个同音字。 他说:“我小时候体弱多病。”说时他正以健美竞赛的姿势向我360°无死角地...

  • 羊与蒲公英-8

    你要知道,租地下室可是个技术活。因为地下室它不像其它商品房,你得特意去找。我们辗转上下,问了很多物业,说:“你们地下有人吗?”得到的答案不尽相同,有的说他们上面有人,...

  • 羊与蒲公英-9

    刚搬进地下室那会儿,老海的兼职也做完了。也正是在那段时间“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开播了,追它的人很多。我也爱看,每当看到某些选手刚亮嗓子导师们就齐齐转身的那一幕我就激动不...

  • 羊与蒲公英-11

    之后,每当我走在校道上时,总会有人搭讪道:“嘿,这不是童老吗?” 然后我便在她们的笑声中解释:“我不是童老,我叫林微夫,童老是我朋友。” 她们记性很好,当我...

  • 羊与蒲公英-12

    火车到达时已经是19号晚上九点多。老海和蒋小米刚出站就完全恢复了以往面貌,像是武功被废的人吃了无上圣药瞬间恢复了功力。他们两个人你追我赶的怪叫着,像是一对地主家的傻小...

个人介绍
一个要成为大作家的脑洞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