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狩猎魔女

    2020年的春节我是独自度过的,却从未感到自己与世界如此亲密。当所有人都偏居一隅过着心事重重的生活,时间并不是在流逝,而是被腐蚀了。我怀念喧哗声,我戴着口罩出门,呼出的气打在...

  • 岸 浣珠长帘自落兮

    1. 慕容上云辗转月余,终得抵在京师懿班大丞相佐尔尊府院门外,心中可谓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慕容上云虽只是今年秋季恩科举子,然年近而立,尚未求得半点功名。他此番进京,只为天子成年...

  • 120
    他们说,梦没了就会死

    夹在筷子上的拉面冒着热气,牛肉汤的香味飞进我的鼻孔,在嘴里汇聚成液体差点流出来,越闻肚子叫的越厉害,我赶紧吹吹,可是我的嘴还是拒绝了它,我只好继续吹。 就在此时,有一块油光锃...

  • 绝望的罂粟花

    这是金三角一个普通的夜晚,屋外有几张已经风干的人皮,在树上挂着,随风飘荡。而屋内则有一场盛大的家宴正在热闹地进行着。 “阿蛇,你真是艳福不浅啊!”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说道。 “...

  • 120
    拯救

    ① “呸!诱骗儿童算啥本事?是好汉,敢在光天化日抢孩子吗!”看到新闻报道里拐骗儿童的人贩子,李伦嗤之以鼻。 李伦不是吹吹牛皮图嘴快活,他真有这能耐!最近,他就专干抢儿童的事。...

  • 120
    七彩聊斋:黑白恶犬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发生了一场波及大半个中国的自然灾害,那一年,洪涝、风雹、沙尘暴、蝗灾、森林火灾,仿佛老天爷瞎了眼,各种人类承受不了的灾难一股脑全降了下来。 在这场灾难中,受...

  • 好好告别

    文 | 千始 我死了。当我的灵魂在空中飘荡了一小时零三分钟一十四秒之后,我终于死了。 一 明天与意外,哪个先来 与往常一样,下班的时候,我磨蹭到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当我锁上门...

  • 电梯惊魂

    1. 明天是考核日,拿到一千块月度考核奖,儿子的小饭桌钱就不愁了,省下的钱给老婆买件衣服,当家的心里一敞亮,我也跟着有面。 我是尤福,高谭市干休所食堂厨师。老家在齐平县汪家庙...

  • 120
    故事优选 || 遇见萧良

    1 第一次见到萧良,是在大学兼职的咖啡厅里。 那年我刚满21岁,一个嫩得能掐出水来的年龄,加上清秀的长相,瘦长的身材,总能成功吸引到很多同龄男生的目光。 可我野心不在他们身上...

  • 120
    谎言

    文/江无猜 此时,我在反光的玻璃窗前审视自己。 松乱的长发打结,烫过的刘海被风吹成一团,顶在头上像一个漩涡。脱水的苍白嘴唇,惊魂未定地半张着,一口紧接一口地大喘气。脚上的拖鞋...

个人介绍
微信公众号:过去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