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 一个拖延癌漫不经心的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并关注着身边各个精彩女同学的故事,没写完的部分就补在这儿吧:后来我换掉工作来了上海,更巧的是她第一志愿没录上调剂来了上海,研究生开学前阿贞去无锡的一家西餐厅打工赚够了学费和生活费,开学后的阿贞比我这个上班狗更加忙,她忙着兼职、学钢琴、学英语、泡图书馆、健身,简直像有八个分身,虽然她总是说也会担心在上海被饿死,但我依然一如既往的对她有信心,目标明确的人不会过得太没劲,目标明确还特别努力的人不止不会过得太没劲,还肯定不会差。

    那些了不起的女同学(1)-阿贞 - 草稿

    我第一次见阿贞是在大一下学期,南方小城妖风肆虐还下着雨的冬天,让人想把青春就安葬在被窝这坟墓里,最终还是在上课前三分钟赶到了距离宿舍两百米的教室里。失去优势阵地被迫坐在第一排...

  • 那些了不起的女同学(1)-阿贞 - 草稿

    我第一次见阿贞是在大一下学期,南方小城妖风肆虐还下着雨的冬天,让人想把青春就安葬在被窝这坟墓里,最终还是在上课前三分钟赶到了距离宿舍两百米的教室里。失去优势阵地被迫坐在第一排...

  • 要做一个温柔的人

    《夏目友人帐》是林白最喜欢的一部日漫,可能做为一个在阴影里成长的人,天生渴望被治愈,夏目说因为知道被人温柔以待的的感觉,所以也想要做一个温柔的人。但现实往往比艺术更残酷更无情...

  • 林白

    林白死了,赤裸的身体趟在浴缸里,在血水中唯一露出的脸庞上没有丝毫狰狞,仔细描过的眉和红唇,仿佛她脸上还挂着如生前一样的微笑,只是不见那个可爱的酒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