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如何杀死我最好的朋友

    序章 杀死你最好的朋友分几步 杀一个人要分几步? 选择一个杀人方法,找一个作案地点,杀掉对方,然后把尸体处理掉。 似乎并不难。 杀死你最好的朋友要分几步? 这个就麻烦多了。 ...

  • 身体告白

    眼 分辨一千万种颜色 认得五万六千个汉字 却看不出 你和美的区别 眼睛可以画你身 画你骨 却也画不出 你看我时 眼里的光 眼里的神 眼里的意义 耳 听云 听月 听风声 听江潮...

  • 120
    一个少年的三个春梦

    我的第一个春梦,发生在我的青春期。 那时候,我年纪轻轻,火力旺盛,胸口总是像吸收了许多高手的内力一样滚烫,我并不确定那股滚烫究竟是什么。 它可能是一种原力,专属于年轻,是我对...

  • 120
    少年煮海

    有些故事,发生的年代已不可考。 但故事,总会流传下来。 大概是在晚唐年间,大海上,一叶扁舟,船头上,立着一个满面风霜的书生,书生背上背着一个包裹,正遥望着茫茫大海出神。 书生...

  • 120
    写了封情书给三十岁的姑娘

    你好,三十岁的姑娘,见字如面。 你三十岁的生日,朋友们一起给你过,你喝了不少,酒后,你就爱说话,该说的,不该说的你都往外说。 你说,眼角有鱼尾纹了,皮肤白得不晃眼了,洗澡前对...

  • 120
    写给异地恋的情书

    嗨,女人。 我知道的,大多数人都不看好异地恋。包括以前的我自己。 这是干嘛呢?讨这个没趣儿,生理和心理的双重不满足。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我强烈建议异地恋纳入刑法。 直到我遇...

  • 120
    你十九岁爱过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十九岁的太阳总是很大,你走出去,阳光猛烈,年轻的身体在太阳下更年轻。 你迎风发育,对自己身体的变化近乎一无所知,你不知道喉结什么时候耸起来,不知道晚上为什么做了一个不可描述的...

  • 120
    什么时候睡你正合适?

    前几天和几个朋友喝夜酒,朋友的表弟刚上大二,正在苦追一个学姐,两个人正在暧昧,表弟年纪尚小,不得其法,深深为之苦恼。 在座的都是身经百战的前辈,纷纷支招。 事情的症结,总结成...

  • 120
    穷小子永远别想娶富千金?

    在我三年的出版编辑生涯里,做了几本印象深刻的书。 其中最有感情的,要数菲兹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 这个故事,一直放在我的枕边,解答过我许多问题,给过我很多伤感和力量。 ...

  • 120
    女孩动物园

    女孩在不同年纪,喜欢的男人不同。 如果要给一个女孩著书立传,男人们就是她人生的注脚。 美鹿自称拥有特殊的能力,她能看到生活中每个人的本相。 美鹿说,每个人的本相都是一种动物,...

  • 120
    弄懂一个姑娘有多难?

    多年前,我荷尔蒙更旺盛的时候,总写姑娘。 读者评论我说,看我的文字,被荷尔蒙顶得脑门疼,觉得这个作者满脑子就只有这些事儿。 多年以后,我仍旧没有收敛,倒是对姑娘的理解有了一些...

  • 120
    你也是个缺爱的姑娘吗?

    奇怪的是,这个城市里,每个姑娘都缺点什么。 有姑娘缺钱。 缺钱买包包,买鞋子,买让自己青春永驻的化妆品,买下一种可以不必蝇营狗苟的生活,可以活得跟朋友圈一样精致,漂亮。 有姑...

  • 120
    那些让你死去活来的女孩

    每个男人生命中,都会遇到那种让他死去活来的女孩。 这些女孩,给男人伤口。 伤口,让男人深刻。 第一个女孩,叫初恋,puppy love。 人们想起初恋,每个细节都经过了反复的...

  • 120
    那些被称作小姐姐的女孩们

    小姐姐,你好。 你说,想你就写信。 所以我来了。 对男人来说,小姐姐不常有。 世间诸多美好事物,罕见稀有是常态。 小姐姐亦然。 遇见了,幸运。 遇不见,只能等。 终其一生,未...

  • 120
    每个男人生命中,都有一个绿茶婊在等他

    有一种女人,对雄性动物,有致命的吸引力。 她们的长相和性格之中,包括但不限于以下特质: 甜美的外表,爱笑,大部分时间穿着得体,几乎从来没有男人见过她卸妆的样子,即便他的历任前...

  • 120
    恋爱礼仪:姑娘最不能忍受的事

    姑娘是复杂的动物,对情绪的感知极其敏感。 因此,要彻底征服一个姑娘,需要长期专注刻苦的训练,不低于10000个小时。 构成姑娘情绪的元素过多,以至于我们几乎无法概括。但经过长...

  • 120
    嗨,谢谢你先说分手

    嗨,今天是我们分手的第一百天。 我已经经历了大概世界上所有的情绪转变。 从一开始的愤怒,痛恨,恨不得生吃了你。 到之后的想不通,不甘心,不理解。 再到否定自己,觉得一定是自己...

  • 120
    孤独的人正在被暗中疼爱

    一 我是你回家路上的一盏灯 小区很旧,从大门口进来,只有一盏路灯,在深夜里,有些倔强地亮起来,只是为了给她照亮一小段路。 我就是那盏路灯。 我本想着用第三人称,渲染自己的孤独...

个人介绍
写情诗,讲故事,探讨生活更多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