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晚安

    大二的时候,我参加了一次学校的征文比赛。 那篇文章的主题是:写封信给五年后的自己。 我还记得我在文章里面说了这样一句话: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人为我铺路,所以我走的每一步,都要...

  • 我害怕我不够好

    花与叶之死(二)

    叶之歌 母亲从前常说,于永川而言,一千年便是一个轮回。 母亲一千岁那年生我,我一千岁那年,母亲又生了珠华,如今眼见着,珠华也快满千岁了。 她离家那日,才只有八百岁,算起来,她...

  • 不要随便说没关系

    你越好说话,别人就越会得寸进尺。

  • 120
    2000万女人被骗婚:艾滋、性病、冷暴力,揭秘你所不知道的中国“同妻”群体 !

    “同妻”,是指与男同性恋进入婚姻关系、本身为异性恋的女性,是同性恋人群的衍生群体,也是社会中隐秘的弱势群体。 截至2015年,我国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约有2000万,同妻...

  • @月光下谁懂你的忧伤 加油

    我曾拼命去打一场仗,战争结束后才发现我早已不是局中人。

    血木生 从前很避讳谈起升本的事,总觉得那是我人生经历高考后的又一次失败。 但是现在我想谈一谈。为什么呢,或许是因为我发现我已经与这场战争无关了吧。 经过三年轰轰烈烈的升本战争...

  • 为什么说女儿国是西游路上最危险的地方。

    西游记当中,唐僧四人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后来到女儿国,国王不是妖魔鬼怪,也没有面目狰狞,甚至还面容姣好、不可直视。 可就是这位美丽尊贵的女王,差点葬送唐僧四人一路的艰辛,让这师徒...

  • 因为厂花而爱他,雨化田,就是那种坏的令人害怕,却又理所当然的人

    陈坤:一个贫穷而美貌的男人在这世上可能遭遇什么

    “那只是当时讨饭吃的标签啦,现在我早就丢掉了。” ——陈坤 ① 出道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观众眼中,陈坤等于忧郁王子。 这是他先天的容貌气质,与后天角色的加成。 但不知从何时...

  • 120
    花与叶之死(二)

    叶之歌 母亲从前常说,于永川而言,一千年便是一个轮回。 母亲一千岁那年生我,我一千岁那年,母亲又生了珠华,如今眼见着,珠华也快满千岁了。 她离家那日,才只有八百岁,算起来,她...

  • 120
    花与叶之死

    珠华满一百岁的那日曾对我说,“哥哥,为什么你长成了我夫君的样子”? 永川之歌 “哥哥,哥哥”,永川河岸上那个一身红衣的女孩再一次飞奔着扑向前方的绿衣少年。 青年转过头,眉头微...

  • @程零下 嗯,等我闲了就好好写写

    鸢戈风浔

    文/血木生 鸢戈回来的第二日,我一大早便将那几盒压了许久的螺黛翻了出来,心里想着这些精致的小盒子终于等到了她们的主人。 将那螺黛交到侍官青石的手上时,我特地叮嘱他,“她今日精...

  • 鸢戈风浔

    文/血木生 鸢戈回来的第二日,我一大早便将那几盒压了许久的螺黛翻了出来,心里想着这些精致的小盒子终于等到了她们的主人。 将那螺黛交到侍官青石的手上时,我特地叮嘱他,“她今日精...

  • 谁杀了宙斯?

    文/血木生 老人的咒 “大师,请为神山占卜吧。” 奥林神山的断崖之上,宙斯手执着流光四溢的光之剑,对身旁的东方老人这样道。 老人一手摇了摇手中的七翎羽扇,另一手捋了捋花白的胡...

个人介绍
执着的弃梦人,关注微信公众号:羽生血木。
还有很多故事故事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