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晚安

    大二的时候,我参加了一次学校的征文比赛。 那篇文章的主题是:写封信给五年后的自己。 我还记得我在文章里面说了这样一句话: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人为我铺路,所以我走的每一步,都要...

  • 240
    为什么有的人明明很厉害,但就是混得不好?

    01 十字路口是个奇妙的地方,在这里,短暂几分钟就如同管中窥豹般,能看到一个人的缩影。 前几天下班回家路上,等红灯时,旁边一位载着小孩的年轻妈妈,电动车坏了。 正值下班高峰期...

  • 240
    恶魔会上天堂

    先给大家讲个暗黑童话吧。 大力所在的村子背靠密林,村里人时常能看到林中各类动物在村子里上蹿下跳。对此,村里人早已习以为常,老实的大力还时常给小鹿、野猴什么的投点食。 这天大力...

  • 240
    2000万女人被骗婚:艾滋、性病、冷暴力,揭秘你所不知道的中国“同妻”群体 !

    “同妻”,是指与男同性恋进入婚姻关系、本身为异性恋的女性,是同性恋人群的衍生群体,也是社会中隐秘的弱势群体。 截至2015年,我国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约有2000万,同妻...

  • 240
    这 10 个人,我小时候有多讨厌,现在就有多心疼

    人的成长,是一段自我说服和改变的过程。前段时间,微博上有个热议的话题:你和五年前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很多人分享了自己的改变,其中最让知乎君印象深刻的一条,它说的是,逐渐学会比...

  • 240
    花与叶之死(二)

    叶之歌 母亲从前常说,于永川而言,一千年便是一个轮回。 母亲一千岁那年生我,我一千岁那年,母亲又生了珠华,如今眼见着,珠华也快满千岁了。 她离家那日,才只有八百岁,算起来,她...

  • 240
    花与叶之死

    珠华满一百岁的那日曾对我说,“哥哥,为什么你长成了我夫君的样子”? 永川之歌 “哥哥,哥哥”,永川河岸上那个一身红衣的女孩再一次飞奔着扑向前方的绿衣少年。 青年转过头,眉头微...

  • 风浔鸢戈

    文/血木生 鸢戈回来的这一天,我已等了三年。 睁开眼时,头顶仍是这尾青缎纱帐,窗下晨风吹来时,它曼妙的起舞,那舞姿便是鸢戈的模样。 我知道她会来的,屋子里都漂浮着她身上的清冽...

  • 鸢戈风浔

    文/血木生 鸢戈回来的第二日,我一大早便将那几盒压了许久的螺黛翻了出来,心里想着这些精致的小盒子终于等到了她们的主人。 将那螺黛交到侍官青石的手上时,我特地叮嘱他,“她今日精...

个人介绍
执着的弃梦人,关注微信公众号:羽生血木。
还有很多故事故事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