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书评|《倾城之恋》:是倾了城,还是倾了人?

    这是年轻时第二次读《倾城之恋》。 重读之前,关于《倾城之恋》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五年前——昏暗的白公馆,弯下腰点蚊烟香的流苏,拧着手提包来去匆匆的范柳原,范柳原在香港给流苏买下的...

  • 私记|一个人迎接春天

    连续一个月了,我们在微信上聊天的话题除了性还是性,似乎除了性,我们别无可聊。 见了面就更尴尬了,你习惯把电脑开着,不管是美国丧尸电影还是无聊的综艺节目还是搞笑的网络原创剧,你...

  • 240
    八月,来看海子的村庄

    当我要上路去海子故居,天是一片治愈之蓝。 彼时静谧的路遥无尽头,我尚不知海子身在何处。 那个十五岁年纪的孤独少年从我脚下的公路踏向异乡,却又在十年后被双亲狼狈的接回这片旧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