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未闻风声起

    那短暂而平静的日子,叫嚣着生活的酸甜苦辣。 有时满怀期待着一件美好事情的降临,到头来却让难过与疼痛在心里蔓延。 花开时,想起了春的美, 蝉鸣时,看到了夏的酷, 而叶落时,闻到...

  • 为何有的文章奖励十几个钻,我就零点几个钻呀!

    看到简书里面不少,写一篇文章都可以达到几十个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据说你只要天天坚持日更到一定的阶段,系统会帮你推出来。于是我就去点开,简书上排行榜大神们,将他以前的文章全...

  • 阿池

    阿池说:从记事到现在,一直后悔的两件事,其一,没让父母离婚,其二,没来得及说一声再见! 阿池二十四五岁的模样,却比同龄女生心智更成熟,用阿池的话说:我没有可以依靠的后盾,我只...

  • 你出卖身体的样子,真是令人恶心

    入学的第一天,他就注意到了她,她穿着短裙,短裙下面是一副大长腿,长腿套着肉色丝袜,波浪卷的头发上面挂着几个心型发夹,眼睛上贴着假睫毛,嘴唇上涂的口红非常红。 他在新生报到处处...

  • 120
    那些年网易云直戳泪点的评论(48)-我们不会再遇见了

    《朋友关系》 ☞“可以做朋友吗”?这是故事的开始 “还可以做朋友吗”这是故事的结尾 ☞那些以朋友关系出现的人……那些绝口不提爱情……那些会把生活中邂逅的感情与你分享,而每一次...

  • 渣女篇

    我真的属于蛮渣的那种,渣女,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 总是以我关注你很久了作为靠近的理由,其实只是知道有那么一个人,碰巧的时候,会追逐一下他的身影,就引以为傲试图...

  • 夜忧

    染凉檐前静庭院,凄凄惊鸿青纱幻。 蝈蝈低鸣声声怨,反复辗转心头盼。 何似白云流水月,蝴蝶鸳黛偏偏舞。 一曲忧思入夜梦,梦中纷纷步乱沉。

  • @美工设计 谢谢

    怅然吟

    酌酒一杯月客明,破晓黄昏眉间皱。 百梦金玉满堂欢,徒来空喜似秋瑟。 拈来白银眼中瞧,转身已是别家宝。 异乡有苦自咽肠,报喜不提忧何物。 颤微落寞无人诉,抹干泪痕做野竹。 招手...

  • @美工设计 谢谢

    阿诺梦晚笙

    (二) 梦晚笙:“姑娘输了!” 阿诺:“那便成亲!” 梦晚笙:“姑娘羞不羞?” 阿诺:“因为是你啊!” 梦晚笙:“姑娘别跟着我,我可是去闯江湖的!” 阿诺:“那…我也是去闯江...

  • 阿诺梦晚笙

    (二) 梦晚笙:“姑娘输了!” 阿诺:“那便成亲!” 梦晚笙:“姑娘羞不羞?” 阿诺:“因为是你啊!” 梦晚笙:“姑娘别跟着我,我可是去闯江湖的!” 阿诺:“那…我也是去闯江...

  • QQ其人

    曾经在鲁迅笔下,有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阿Q,主要特征为精神胜利法。。。 QQ,其人虽然没有阿Q那样的悲惨,但继承了一定的精神胜利法衣钵。。。 QQ,江...

  • 唯一

    原创: 林夕三笑 头木鱼写作 2019-03-08 身处孤独的沉寂中,写一个心灵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别人的,故事很简单,但很真情。 他是个平和的人,听他述说的故事犹如春雨如丝...

  • 让人沉思的文章

    《零》 ——蝼 蚁 有人说零是最没用的数字,也有人说零代表一无所有;所以零到底代表什么?故 ,我做了一个调察,也参考了许多...

  • 乐极生悲

    村里井边有户人家甚是讨厌,自诩砌了纸柴盒大小的三层小楼,仿若在村里高人一等。路人经过,都得小瞧他家三分眼色。 这深山里,出去打工的人居多,但凡有点闲钱的都在镇上或...

  • 120
    请记住:“千万不要经常对异性说晚安!!”

    “晚是世界的晚,安才是你的安!” 这是我以前每晚都会收到的消息,每次看到这条消息,我都忍不住嘴角上扬,然后会心满意足的睡去…… 有时候熬夜到凌晨,睁着眼盯着手机屏幕,焦急的等...

  • 120
    小元有话说(十四)

    终于又回到以前的状态了,每天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怎么发就怎么发,啊,好轻松,看来我果然不是干大事的人,这么点压力都顶不住,废柴。 小元说过,要把这里打造成温馨的家,让大家每天...

  • 120
    命运不可控,走自己的路就好

    命运不可控, 走自己的路就好 命运是非常奇妙的它不是一早就设定好了的而是明明有千万种可能却只发生了那一种 很多时候你想改变也为之付出了努力但却发现无可奈何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决定...

  • 我们都会孤独的长大

    有些人注定是生命中匆匆过客,陪看过一程风景,同饮过一瓢水,教会我们爱,信任,感动,幸福,也带给我们伤害,然后在某一天却忽然离场,遍寻不获。 而我们,终究要一个人孤独的长大,但...

  • 充气娃娃之死

    1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天晚上我在操场上看见了一个充气娃娃。当时我正横穿操场往C9宿舍楼走,一抬头就瞅见了她。那是在五月十号的晚上十二点十分左右,我刚刚挂断室友的电话。当时天...

个人介绍
擅长写小说,散文
对诗充满了兴趣
所发均属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