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沙楞儿吃碗混沌去!

    今天是端午 所以我学会了一个道理 不用怀疑,这两句话有直接的联系 解: 这只是世界上无数难缠的因果之一 其他的例子还有很多 比如,今天是端午节,约定俗成不是吃粽子赛龙舟么? ...

  • 屁,你才是浪漫主义,你们全家都是文艺青年!

    我决定不走浪漫主义路线了,浪漫属曲线,性风骚,现实属直线,性冷淡,而我,毕竟连身材也不是S型的。 默默摸了摸隐姓埋名的胸脯,确认,是现实主义选择了我。 啥是浪漫?浪漫就是欲望...

  • 春风不过鬼门关

    (四)张小芳 她没有想到来到这个专门删减记忆的地方反而要翻阅起记忆,如果依她的本意着实是不想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死的了,反而为了自己死在这样的年龄感到骄傲,尤其路过那些灵魂因...

  • 春风不过鬼门关

    (三)死因不明 孟婆在阴曹地府是个炙手可热的岗位,千百万鬼魂觊觎的位置,很多势力的回魂在来路上就已经在准备初试,她感觉自己被落下了,就像从小到大一样。 但幸好她结识了这个20...

  • 春风不过鬼门关

    (二)灵魂的洗刷 阴间里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她有幸得以结识孟婆,显然这个20来岁的姑娘并不知道自己在凡间的名气,认识孟婆是在晚饭之前,是她每天最难熬的那个时段,活着的时候身边的...

  • <走>

    我漫步那街道 街道也穿的灯红酒绿 我眺向那大楼 大楼也失了忆面目全非 今天的天不算冷 我写不出冻人的字 我知我明明可以停下 但理不应当 除非我是街道 或者大楼 使没人能看到我的表情

  • <城市之花>

    路边开了一朵泥泞的花 是从泥泞的路上开出的花 小时候我常觉得这种花很美 毫不留情就会摘下 不怕她枯萎 不必用水养着她 她本就是泥泞的花 泥泞的花本可在城市发芽 可风是严肃的使...

  • <23岁——献给我自己,和可能不会出现的你>

    现在我坐在学校教学楼的一间教室的角落里,靠着冬天呲着风的天气,也挨着暖气,早上出门时,往没愈合好的耳眼上穿耳骨钉,现在还有点丝丝拉拉的疼,过去三天眼睛长了麦粒肿,早上起来都是...

  • <刀下留人>

    你说我好像生活在武侠小说里,我们现在明明是文明社会法治社会,没人拿刀子戳来戳去的了,我说笑话,你掀开衣服看看。 英雄站出来,暴风骤雨中站出来了,他宣布这一切为他可敬的事业,为...

  • 120
    <我眼中的乱象>

    人们总队好玩好看的东西疯狂追捧,却对实话不屑一顾。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说这句话,本来我是想整理一下最近乱掉的思绪,回想一下过去一年糟糕的种种,但是看了几个从前不懂事的时候关...

  • <群居>

    我今年23岁,未满,马上,我觉得自己已经长得够大,除了合适的恋情,让人满意的薪水,那些需要一点时间和聪明的东西,我已经有了我擅长的那部分智慧,也已经学会在不计其数的生活的借口...

  • <空调>

    有没有发现一个奇怪现象,就是当你打开很久没用过的空调是,他总是不自觉的发出咔咔的响声,我开始怀疑那只是它上面一层塑料膜受到高温开始崩裂的声音,但是后来我发现无论是塑料膜有没有...

  • <木糖醇的故事>

    我买了一盒木糖醇,好丽友,贼普通那种,扣开盖子一上一下就会托上来一粒,我想吃柠檬味的,两粒儿,但我瞅见里边柠檬味的少,黄绿色的小可怜,在我救上来一颗之后,另一颗就在泡泡糖海洋...

  • <说懒>

    不怕你笑话,有时我觉得懒惰是高尚的行为。 不怕你笑话,不只是有时。 可不可以这么想,懒惰等于怕麻烦,怕麻烦是因为真的麻烦,而我们没有必要非要去选择选择麻烦,当然你可以选择忍受...

  • <那些像我一样的人>

    【写完以后 我不敢重读一遍 因不敢正视自己这篇文字 那么消极无力又坚硬 这不是20多岁女孩子该有的调调 但是什么是应该?】 我打开朋友圈,哪有像我一样的人,他人又做了新的美甲...

  • <理想>

    不知道是每个人长大以后愿望都会变,还是就是我变了。 小时候就没想过做成什么正事,现在连不正经的事都不想干了,高兴的时候的理想是寻三五个好友喝杯酒,一杯不倒,多喝几杯,不高兴的...

  • <序>

    城里的月光照进来 城外的人进不来 长大就是一首破诗 本以为很烂漫 读完很烂 除了表面意思 没啥了

  • 活着有意思

    不如用脸皮撕掉脸皮 就像用鞭炮烧掉旧年 不如用新人换掉旧人 就像旧人真的来过 不如用复杂埋掉简单 斜杠越多越一头雾水 不如别去羡慕质朴的生活 创造标准也呵护标准 就像相信这个...

个人介绍
公众号“王二儿” ,给我5个粉丝的号涨个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