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柳树沟的风流韵事 十九

    庄户人家睡得早,起得也早,八月秋忙,绣女下床。柳树沟人也一样,晚上陆陆续续的人们熄了灯,劳累了一天就盼望着睡一个囫囵觉。常利媳妇海棠刚脱了衣服...

    0.1 22 1 1
  • 我的祖国

    文/张青 今天早上和朋友老贾微信聊天说有一点在家蒙的慌,于是我们说好了要出去野外玩一会儿。 他在村西我在村东一里地远,不一会儿就到了他家。我们开...

    2.0 41 0 4
  • 仰望天空

    湖北之远千里之外 察北之近百里之遥 这个迟到的春天 新冠病毒欣喜若狂 我们把自己关在自己的领地里自我反省 亚姆村的恶魔到处游荡 人心慌慌 我恨自...

    0.1 52 0 1
  • 2020-02-07

    悲伤的春天 这是个悲伤的春天 凋零的树木不敢发芽 去年的秋蝉没有醒来 沉睡着沉睡着 只有西风在天空肆孽…

  • 2020-01-06

    劳荣枝该不该被判死刑? 轰动全国的劳荣枝案件尘埃落地,人们关心的是劳荣枝是否会判死刑,毕竟这个案件牵扯的被害人多达七个。但是劳荣枝究竟直接杀...

  • 北方水浇地最好的耕作方式典范~涿鹿

    河北省涿鹿县素有“桑北十万亩”,以及“千里桑干,唯富涿鹿”之称。这里土地肥沃,阡陌纵横,物产丰富。过去这里主产水稻,小麦,玉米,仁用杏,苹果,葡...

    0.1 61 0 2
  • 一次出人意料的实验

    文/张青 大概十年前吧,我种植了一亩半的西葫芦,长势喜人硕果累累。到了收获的季节每天早上开车去地里摘,一次就摘七八筐。吃过饭就去走村串户去卖。...

    0.4 56 0 3
  • 标题党的末路

    一篇文章的阅读量,的确和他的标题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但是如果一味地追求标题那就大错特错了。即使是阅读量达到了一个新顶点,还是会跌落下去,成为...

个人介绍
白雪阳春,网笔名。原名张青。河北涿鹿人,曾经务农,现在成为北漂一族。一个爱游弋于文字里的斜杠中年。辍笔三十年,爱好自由诗,散文。就是写不好,明明知道这该死的爱好不能养家糊口可还是喜欢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