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haha,谢谢还记得我呢

    玻璃瓶中

    就这么着,把一个人塞进一个玻璃瓶子里 他坚信依旧能看清这个世界 不管额外被身披的,是哪一种颜色 掩盖的是哪一个器官 所以,他一定记得昨天晚饭后的心慌 和日前同冬天的河岸一起萧...

  • @幾許 哪一个呢

    六月的诗:遥远是要归还于遥远

    遥远是要归还于遥远 一时间,像我这样的人感情的肿胀 是不会事先辨认时间和场合 而那些崴了脚的马车,就开始 在一根血管中 吱扭,吱扭 拼命寻一个人叩首 我先后诚恳地面对过的事物...

  • @幾許 在路上:flushed:

    五月的诗:每个日子都有一个名字

    停留在,纷纷扬扬的雨中 我专注于看一只燕子,划过屋顶,毫无规律的轨迹 和不可名状的风,纷纷而至的雨 都悉数抵达不再生长的村庄 我所张望的,被雨水笼罩的村庄 和一张蛛网所遮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