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随想|忆春

    一场沙尘过后,尘埃弥漫,天地苍苍。时值三月,冬之萧瑟渐消,气温一日暖过一日,连昨夜的雪,亦未多停留片刻,化了水在屋檐边作滴答状。然,在这座小城,...

  • 120
    一次被盗的经历

    这个事情过去过去两天了,在我,凌乱、愤怒、窝心、懊恼。。。各种情绪交织,渐次转为深深的无力感,一波一波,涌在心头,始终无法平复。 11月18日晚...

  • 120
    文|经过的三条河

    从前我家的大门在西南角,出了门,不过数米,路在西南角里戛然而止,只在最边上长一棵洋槐。下面是耕地,层层的梯田直伸到山脚,与对面的山相接,一道沟于...

  • 阶梯

    那阶梯的尽头是什么呢? 是一片云海?毕竟此山名曰:白云山呀! 是一片花海?脚下都是数不尽的野菊花在尽情绽放呢? 是暮鼓晨钟?照惯例,怎么能少得了...

  • 120
    一棵柿子树

    看见一棵柿子树,是在深秋时分,一树的叶,枯黄的,大半铺在地上,枝上零零落落的挂着几片黄叶。 虽则叶子所剩无几,枝头的柿子,越发地饱满,彤红,仿佛...

  • 120
    浮光掠影之康县

    一、城中的山 出市区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于一个群山环抱、密林鼎盛的缝隙中,延伸出几道还算平坦的沟,沿着几道较大的沟渠,修城筑巢,垦田伐木,一座小城...

  • 120
    当时只道是寻常

    昨日一花开,今日一花开。 今日花正好,昨日花已老。 始知人老不如花,可惜落花君莫扫。 人生不得长少年,莫惜床头沽酒钱。 请君有钱向酒家,君不见,...

  • 五月五

    五月五,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当麦浪抽出青色的麦芒时, 花线就在你的指尖,纵横交错, 艾叶上的露水眨着眼睛, 再一次触摸你的长发 柳枝飞入寻...

  • 120
    六月初,我打丽江走过

    未见时,因着丽江,这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名字,我曾徜徉在文字中关于它的一幕又一幕故事里,窥人世百态。 见了它,才知谓之 “一城一江一风情”的丽江,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