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我们的榜样吴院生

    在我老家县城及周边地区,到处都有叫做“院生”的人。 顾名思义,叫做“院生”的人都是被生在医院里的,不是在家里由接生婆接生的。20世纪80年代开始...

  • 2017,我们一起 | 原来有你

    4月的清晨,空气中还带着一丝凉意,好在天空早已泛白。 坐在936公交车上的林媛,被一阵阵煎饼果子的香气诱惑醒来,突然就感觉到饿了。可是,今天她要...

  • 120
    【美人说征文】女人可以决定活成什么样

    女一:孩儿他娘 注意,这里的女一只是出场顺序,不是女一号的意思。 之所以把她放在女一来讲,主要是感叹比较深。她是我的同事,年前离职。生娃不到半年...

  • 120
    青山红了

    程蝶的同事戴倩倩一晃死了有6年了。 比自己爸爸的死还要震撼,连程蝶自己也搞不清为什么。 爸爸是在她上大学那会子病逝的,脑溢血,突然倒地而亡,被发...

  • 一只流浪猫的临终自白

    我是一只流浪猫,在人世界走了一遭,现在已病怏怏横躺在地下车库的角落里,快要死去了。 我一共活了2911天,如果还能撑几天,就要满8岁了。你可能会...

    0.6 12063 15 18 3
  • 外面的世界

    郑小菲是在一个同学聚会上确认了那个可怕的消息的。那天的同学会,也就只有五六个人,要不是尽地主之谊的同学非要热情张罗款待,召集来本县城的这么几个人...

个人介绍
一枚文学的信徒
微信公众号:馥蕾妈咪
志同道合者,欢迎来唠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