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长安城里死了个扬州的戏子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更夫打更的声音绕着府外一圈又一圈,叶谦不胜其烦,吩咐旁人说:“将他带进来。” “打更打到公主府,你挺大能耐。” 那人吓得腿一软便跪在地上,火盆烧的正...

  • 120
    我的公众号既然真的有收入了

    今天上午正在上班,突然收到一个微信广告助手发的消息,我点开一看,天呐,既然真的有收入了哎。 你们是没看到我的那个高兴劲,我马上查银行卡,真的,是真的。迫不及待的截图分享给我的...

  • 120
    女相来兮

    嘉元三十二年元月,大宣国迎来第一场雪。 城楼上,他俯瞰整片山河。虽披有狐裘,但寒意不知为何仍能刺穿骨髓,冻结他整颗心脏。 那年的雪也像今日这般下得紧,她一身与周遭皑皑白雪几乎...

  • 绾绾锦色绯

    苏瑾想,他这一生,做的最错的事,是娶了他喜欢的姑娘,做的最对的事,是放了他喜欢的姑娘。 一 这是木萤嫁给苏瑾的第二年。 入目皆是白茫茫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