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世界

    黑夜里 一只小虫子横冲直撞 撞到我的脚上 哎呀呀 它迷路了吧 于是 我打开手电 给它照清前方的路 好大的草坪呀 好高的土堆呀 小家伙跋山涉水好久...

  • 呓语

    今天的日更想胡说八道几句。 我的对象是我谈的第一个男朋友,去年一月认识,四月二十八日确定男女朋友,因为共同语言很多,性情也契合,自然走到一起,他...

  • 心花路放

    我对喜剧片向来不太感兴趣,总觉得一笑而过什么也没留下,看完会觉得空虚。可能是我的偏见。 弟弟拉着我一起看《心花路放》,依然,我有点昏昏欲睡,徐峥...

  • 往事只能回味

    身体被海水挤压着,一点一点往下沉,挣扎着,想抓住什么,但什么也没有。水面上有个人影,他跪倒在地,似乎在呼唤我的名字,歇斯底里。我努力想给他一个笑...

  • 谈谈996

    最近网络上掀起了一股讨论996式上班模式的风潮,在定义这种模式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之前,我觉得需要先认清“工作”的概念。 广义而言,工作是指在某件事...

  • 我的孩子

    我知道他特想获得别人的关注,无论是来自老师还是来自同学,他太想别人能够看到他。可是这样的渴求太过强烈,而自己的能力又没能与之相匹配。所以...

  • 月桂之书

    庭中月桂,初植时,我尚是十岁幼童,距今已逾十年,于纤纤弱苗长至亭亭如盖,枝繁叶茂,见者无不啧啧称羡。我心以为豪,视之如亲如友。春风轻拂时...

  • 记梦

    几方垄田凝翠玉, 几家炊烟淡墨痕。 天晚荷锄归带雨, 伏窗小儿墨沾襟。

  • 救赎

    丧乱与和平近在咫尺, 流离与安详从不陌生, 毁灭和生存原是近邻, 机器和血肉之躯并无分别。 一边盛放,一边凋零。 一边缅怀,一边屠戮。 一边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