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脖子上缠红头发的男人

    他没有名,因姓赵,家中排行第二,镇上人便“赵二”、“赵二”地唤他。 赵二是家中独子,家住扬州城,以卖早点为生,生活清平无忧,堂上椿萱并茂。 清兵...

    0.5 150 3 6 3
  • 梅花伞女人

    这是一个晴夜。 没有暗沉沉的云叆,弯月也是华彩朗朗。 衣衫不整的女人却撑着伞,一柄式样古老、颇显残旧的伞。伞面上梅花清逸斜出,美中不足的是梅花花...

    1.0 143 0 11
  • 失窃之物

    “阿柠,你耳机好靓哦!“樱子忍不住用食指触了触阿柠此时戴在头上的新耳机,——最新的款式,最潮的牌子。 阿柠微笑:“过生日表哥送的,立体音效,还不...

    0.5 177 0 12
  • 玉姬

    【寺钟犹鸣,痴梦未醒。清姬之情,空对负心。——错付的痴心,就像寺钟外缠缠绕绕的蛇尾和那把自焚的烈焰,轰轰烈烈。难道情爱只是一场自欺?】 青村山荒...

    2.6 282 2 15 1
  • 孟婆

    黑水翻滚,泊舟仓皇。赶路人行色不一,安详恬静者有之、怨气不散者有之、不甘如此者亦有之,再怎样不舍不忍不愿,总要跨过眼前奈何桥。 他们不必怕—— ...

    0.9 291 0 12
  • 有苏氏

    春三月,柳吐嫩芽,花苞荏弱。 我自丛丛青草中慵慵然伸个懒腰,迎着浅浅金光,眯着眸,好不情愿地摇一摇尾巴,抖落身躯沾染的花粉,——好生惹厌,就像人...

    6.6 713 6 23 3
  • 深夜小叙之断袖

    阿成给萧缇带的拌饭到了,阿成敲门不应,因二人平日交好,萧缇将家门钥匙交予阿成保管,阿成预感不妙,忙取钥开门。 月色苍白遍地,萧缇倒卧角落,脖子上...

  • 孤客

    游子远行已觉疲累,便就着山脚坐下,揭开一只白瓷小瓶,瓶身描的青花业已凋残,或是流光洗涤,抑或不堪风尘。 是小小一瓶乳酪,浓郁诱人的气息飘散四溢。...

    1.4 132 2 10
  • 火蔓

    冒柳桥倚着朱漆阑干,将那探入朱阁的梨树树枝擒在手中,她望着远远的天际,望不到头,手里有意无意地撕扯下点点梨花瓣,落在地上,像眼泪,有点迷糊,被众...

个人介绍
喜欢奇巧故事,向往不羁人生,愿做黑猫,摇曳夜色。
情爱中——
最有趣莫过于双方的小心试探。
最紧张莫过于三者间的勾斗拉锯。
最乏味莫过于没有醋意、失去个性。
最难做莫过于把握好信与不信的“度”。
最玄妙莫过于千千万人中偏生喜欢眼前人。
最可怖莫过于缘分来无影去无踪,像一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