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壶酒

    我有一壶酒,足以乱风尘。 浊酒浅酌,却不胜酒力。欲放声大哭,欲高歌一曲。终究是癫狂的。 一杯敬往事。我也曾意气风发,于山巅一览天下。我也曾一蹶不...

  • 孤独的懦夫

    孤独的懦夫,说的大概就是我。 不断地失去,不断地寻找,再失去。 无处寻觅。 最后,不得不放弃。 无能为力,欲哭无泪。 不知道应该把自己定义成什么...

  • 远行

    选择南下算是一次自我放逐,但是我是认真的没有一点玩笑。我想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既然我放不下,那就试着让新的生活掩盖旧的回忆吧。时间久了,什么都好...

  • 关于雪中,关于江湖——浅谈《雪中悍刀行》

    最近写的东西太多了,感觉比得上过去半年写的了。 其实原来也有写书评的习惯,只不过第一次在简书上写。 这次想谈的是烽火的《雪中悍刀行》。嗯,一如既...

  • 满纸荒唐言

    其实已经忘了多久没有这种负面情绪了,心里苦不堪言却无法宣之于口。已经过了找人倾诉的年纪,也没有人愿意听你絮叨。于是只能写两笔,权当发泄。 有时候...

  • 我与世界

    有时候,孤独久了成了习惯,便渐渐失去了拥抱这个世界的勇气。 忘记了如何去开口。 其实,我也不知道写下这些文字是为了给谁看,这些颓唐与苦涩谁又会瞟...

  • 120
    请保持微笑,总有一个世界会不经意被你温暖

    我一直相信宿命。但终究懂得,幸与不幸都在指缝之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只是人都是一样,难免得失中有种种的情绪。 总觉得这尘世的风是场离散。是风吹...

  • 120
    不是标题的标题,一个人随意的自白

    昨晚似乎睡着了,又好像没有。半梦半醒。然后楼上传来了阵阵钢琴声,我睁开了眼睛。 想想自己昨天做了什么,我决定想不起来它了。 很多人问我最近怎么了...

  • 2019-02-10

    一个尴尬的年岁,有些力不从心;一个纠结的年纪,不知道值不值得。 回来的路上想了很多,也没想出什么所以然来。可能因为我从来都不是个决绝的人,有些优...

个人介绍
90后,摄影爱好者,写作爱好者,俄语翻译。